Skip to content

淺談Actor (Actant)-Network Theory (ANT)之二 – 肉圓邑

05/07/2009

淺談Actor (Actant)-Network Theory (ANT)之二

 books-we-have-never-been-modern

前一篇簡單陳述ANT關於打破[自然-社會]二元分化的論點.不過上一篇的論點似乎著重在[network]的討論,ANT的另一重要元素:actor,則還未提及.本篇就以actor為重點再次淺談一下ANT.

 

首先,在[社會-自然]二元分化的架構裡,行動者(actor)之所以能[付諸行動](to act),是因為行動者本身擁有一種[內在力量](intrinsic power).這層[內在力量]加上自身的[意志](intentionality),兩者結合才能進一步有[行動](action)的發生.因此,intrinsic power與intentionality成了定義actor的必要條件.在這樣的必要條件下,似乎只有[人](human)才能成為actor to act. 而ANT正是要破除這種把[人]當作唯一的actor to act的思考.

 

地理學家Sarah Whatmore在她的書Hybrid Geographies裡,針對理解ANT中的actor(行動者)與action有精要的闡釋.ANT認為不管是actor或action都必須藉由網絡(network)來理解與定義,行動者(actor)可以是所謂[社會的],[自然的],或者更確切的說,是socionatural; 而行動(action)並不需要經由intentionality來定義.所以[人]在ANT裡並不是唯一的actor,因為行動(action)的本身是藉由[人](human)跟[非人](non-human)的網絡關係建立起來的,因而網絡裡的各個因子,包括human跟non-human,都成為必要的actors.這也是為什麼ANT有時候偏好使用actant來取代actor,原因就在actant網羅二元論下所謂社會的與自然的各種因子,並不把[人]放到較高的位階,同時擺脫以intentionality來定義行動者的陰影.

 books-hybrid-geographies

這麼一來,ANT又如何解釋[能動性](agency)這樣的概念咧?同樣的,ANT回歸到[網絡]來理解並重新詮釋[能動性].既然actor或actant本身可以是人(human)與非人(non-human)的各種因子,同時[意志](intentionality)也不是解釋[行動]的必要條件,ANT於是以網絡裡各actor/actant的[關係性](relationality)來解釋agency.也就是說,[能動性](agency)是不同actor/actant間藉由網絡的串連而產生的,是一種[關係性的效應](relational effect).因此,能動性並不單獨存在於各個獨立的actor/actant,而是必須藉由網絡,因為不同的[人]與[非人]因子的連結而起作用.所以當置於網絡外時,actor或actant並不[擁有]能動性,而actor或actant能動性的發揮,也因為在不同的網絡,不同的連結,在不同的時空脈絡裡,產生不同的作用.所以說,ANT定義裡的actor/actant是複合的(multiple),權變的(contingent),非本質性的(non-essentialist).

 

又這麼一來,ANT怎麼看待[權力](power)這檔事咧?關於ANT與權力的關係,請待下回分解囉!

廣告
One Comment leave one →
  1. 有空看文沒手講話的大頭萱 permalink
    05/09/2009 4:44 上午

    其實Latour雖然是人類學家,但是我覺得在我唸過的不算多的人類學著作與對人類學理論粗略認識裡,似乎比較常用他的「田野」去定義他的理論範疇,也就是說,ANT在人類學理論中,似乎是很特別以「科學家的實驗室」為蹲點所在地,並為Anthropology of Science開創新局的人。換句話說,他在社會文化人類學界的影響好像不像在地理學引起更大的漣漪。
    我之前上課念的是Science in Action(1987),裡面我覺得印象最深的是「黑盒子」(blackbox) 跟「雙面神」(Janus)(對不起,我亂翻啦!)兩個概念。
    如果對human-nonhuman關係探討有興趣的話,還有一位社會學家Andrew Pickering的書The Mangle of Practice: Time, Agency, and Science也曾針對科學這個「site」研究non-human agency,並用讀起來很蘇湖(就是不難不會卡住的那種)的語言解釋科學發明、研究器材、相關institutions之間環環相扣的連鎖效應。相較於Latour, Pickering強調這些network形成、發生作用在時間上的暫時性,同時並提出要以performativity(表演性──簡單說就是內化後而體現的行動)的觀點出發去理解這些相互作用之間的權力關係。由於ANT常被批判太重視human & nonhuman的network而無法解釋network權力運作的問題,我想Pickering的觀點或許可以視為修正ANT的嘗試。
    (天哪!真的很久沒唸書了…orz…)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