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小論哈伯瑪斯的中產階級公共空間

04/05/2009

by 太陽王路易


德國哲學家及社會學家哈伯瑪斯對於現代性的解讀,建立在所謂公共空間的形成,以至於民主的產生,其奠定的價值是啟蒙的理想:自由,平等,理性,人權等等。哈伯瑪斯不僅相信啟蒙的價值,更認為我們尚未完成啟蒙所帶來的現代性計畫。對於哈伯瑪斯而言,啟蒙所帶來的負面結果,都是因為我們沒有忠實地實踐所謂的現代性計畫所導致,啟蒙的價值是無庸置疑的永恆真理。

相當典型的歐洲中心理論與思想,有趣的是,隨著歷史上帝國主義和殖民全球所帶來的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的改變,倒是讓全球順著歐洲轉,各國的民主和憲法制度多多少少跟著歐洲演變而來,連正式場合的禮儀和服飾,也大多跟著西方制度。如此這般,倒是更加塑造啟蒙價值的「光環」,因為不僅是永恆,更加是「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只是這如何放諸四海的過程,如何讓啟蒙價值永恆的背後,似乎是不太要緊。

對於哈伯瑪斯而言,重點就在於如何救贖「未完成的現代性計畫」〈the unfinished project of modernity〉,而現代性的產生,並非在於某個特定時期,而是這個計畫的實踐過程,其具體而言,就是民主的形成如何奠基在中產階級公共空間之上。在封建社會,經濟結構是農業經濟,人民完全沒有任何政治權力,貴族階級完全代表人民和土地,所以貴族代表所謂的公共性,甚至可以說貴族本身就是公共性,人民的存在只是讓貴族在其面前表演公共性。然而這樣的社會結構在十六世紀產生巨大變化,原因在於地理大發現〈發現美洲新大陸〉和歐洲商業貿易發展取代農業,並創造出一群逐漸累積大量財富的商人,而這些商人就是之前封建時期完全沒有政治權力的小老百姓。隨著資本主義的蓬勃發展和貴族階級的沒落,這些商人需要大量的市場,起初是國內,後來擴展到各新殖民地和全球〈包括中國〉。而在這些市場之中,他們可以自由地買賣商品,並交換各類訊息。哈伯瑪斯認為市民社會就是建立在這樣的一個市場之上,因為自由交易和交換訊息將會演變成未來的公共空間。

隨著這一波跨國做生意的「全球化」,商人需要更多的海內外訊息以確保生意興隆,不管是關於各國政府或殖民地經濟政策或財務消息,甚至是關於戰爭或自然災難,這樣的需求創造出類似經濟報紙的誕生。而報紙當然不會只刊登經濟消息,漸漸地,則加入了文藝專欄,在十七到十八世紀更誕生文藝期刊,而小說誕生在英國十八世紀,這些演變形成文藝公共空間。可以說是中產階級有錢有閑之後,想要藉由附庸風雅來接觸過去屬於貴族階級的文藝品味,一來抬高自己社會地位,二來找機會為自己商業利益代言,向政府發出聲音。而因為歷史上政治革命的關係,此時的英法等國政府也脫離國王一人的掌控,形成國會,甚至因為資本主義發展所形成另一相對的市民社會,導致政府與社會分離,社會變成來自私密空間的個人與政府之間的溝通橋樑。當時,政府當然不喜歡人民抬頭,只是因為需要收取人民的稅金,尤其這些有錢商人更是政府稅金的重要來源,不得不多少妥協,而商人則需要政府經濟政策或甚至武力保護,所以在大家相互對立,然後又互相利用幫忙之下,中產階級公共空間因而產生,為日後的民主悄悄地奠定一些雛形。哈伯瑪斯認為,這樣在沙龍或咖啡店裡的文藝空間,提供了一個平台,可以讓會員〈中產階級〉之間平等地交換想法,甚至可以針對議題發表評論,進而形成理性的討論和辯論,而議題也當然會從文藝擴展到政治和經濟,進一步形成政治公共空間,而這樣的空間是獨立於政府操控的。對於哈伯瑪斯而言,這樣一個理想的中產階級公共空間是基於會員之間平等,理性溝通,其關切重點又並非完全是中產階級利益。然而馬克思必會在此顯靈,強調中產階級就是為中產階級利益代言,就更不用說馬克斯韋柏認為,所謂來自於清教徒倫理而產生的為賺錢而賺錢的資本主義思維與精神。此外,哈伯瑪斯所闡述的十七、十八世紀中產階級公共空間,實際上並不是人人都可以參與的,能參與的充其量也只是擁有財產的男人,至於女人和勞工階級則完全排除。當然,哈伯瑪斯的理想公共空間,是人人都可以平等參與的。

很明顯地,哈伯瑪斯與他在法蘭克福學派的恩師們觀點幾乎是完全不同。其中原因在於,阿多諾和霍克海默的《啟蒙辯證》看到的不僅僅是啟蒙理想的一面,還有其灰暗的另一面。啟蒙代表的理想價值,其目的是將人類從壓迫的桎梏中解放,以獲得自由。然而,對於阿多諾和霍克海默而言,啟蒙也同時帶來災難,要解放的目的卻進一步地變成更加制度化的牢籠,自由反而更不自由。所謂的理性,對於阿多諾和霍克海默而言,變成了工具理性。再舉例而言,哈伯瑪斯的公共空間,其誕生及演變過程建立在其中一個理想的前提,也就是不受國家機制的控制,保持其自主的獨立性,維持其自由暢通的公共溝通平台。然而,這樣的一個公共空間,雖誕生於歷史上資本主義市場所需所形成的市民社會,卻相當有可能被資本主義本身完全收編,而投降於其國家機制的操控。如果像公共媒體這樣一個可以監督甚至對立於政府存在的公共空間,然而因為需要政府經費的「贊助」而生存,那結果就顯而易見了。畢竟哈伯瑪斯的公共空間是建立在中產階級所需之上,而不是因為國王貴族或政府所需,而現在可以因為政府所需,操控或甚至創造虛假的公共空間,讓市民感覺自己是可以自由選擇和批判意識的主體,但實際上更加不自由,幾乎被權力的網絡包圍。簡單地說,所謂的中產階級公共空間,最後也充其量變成只是文化工業的魁儡,甚至只是政府利益的附庸。所以,哈伯瑪斯的《公共空間的結構轉型》,甚至終其一身諸多著作,都在思考如何救贖和完成這個未竟的現代性計畫。

廣告
3 則迴響 leave one →
  1. 肉圓邑 permalink
    04/06/2009 6:07 上午

    太陽王終於出招嚕!
    猶記幾年前在耶魯人類學系的課堂裡第一次念哈伯瑪斯、阿多諾與霍克海墨;討論中有人從哈伯瑪斯的公共空間扯到當下網路科技產生的cyberspace;大家於是七嘴八舌地談著cyberspace如何形成另一形式的公共空間,甚至有潛力可以更接近哈伯瑪斯理想中的現代性;言談間,有位邊打毛球邊上課的非洲同學認為,cyberspace只會把哈伯瑪斯的現代性理想推得更遙不可及,原因很簡單,想想看多少非洲人沒電腦用!於是,把公共空間與現代性的論述,結合現代科技資源的發展與不均勻分配,放到跨國跨區域的尺度來談的話,想必又是另一番思維了!

    • 痞子揚 permalink*
      04/07/2009 3:33 上午

      這讓我想起來聯合報和中國時報整天作一些什麼"網路民調", 然後用民調結果寫一堆似是而非的假新聞 (最新的民調是: 馬英九總統兼任國民黨黨主席,你認為適合嗎?),真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一個公共空間哩!

      太陽王寫的好呦!我得承認從來沒念過哈伯馬斯,不過看完這篇,好像懂一點了…

  2. moondance22 permalink*
    04/11/2009 10:20 下午

    cyberspace的確不是universally applicable的公共空間,就如同我堅持認為電子書永遠無法取代紙本書,除非有一天全世界的每一人都可以使用電子空間,而我也不相信到了那一天,所有人可以「公平地」使用該空間,除非前提就是某些人必定被排除在外。就台灣的情況而言,我感覺比較欣慰一點的是,ptt似乎是ㄧ個還不錯的公共空間,倒是值得進一步研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