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松山機場與城市想像

03/13/2009

本文修改自"對松山機場的未來想像" (超克藍綠)。修改的部份主要是求語句通順。

【聯合報╱記者李明賢/台北報導】2009.02.17 02:51 am

嚴長壽 主張取消松山機場

亞都麗緻旅館系統集團總裁嚴長壽,昨天在總統府動員月會演講時指出,台灣除掌握兩岸三通的先機,開發兩岸航線與市場外,也具備瓜分或取代香港市場條件。 嚴長壽說,當這個時機到來,也就是取消松山機場,將所有北部航線集中於桃園、向世界擴散的時候。屆時松山機場原址一半可成為如紐約中央公園般的休閒綠地,一半開發成為像是繁華現代的日本中城、上海陸家嘴。 嚴長壽在會中以「我所看見的未來」為題發表演講,主張未來取消松山機場,他並說,當台北所有的航線限高解除後,那些沒有停車場的四、五層樓低矮建築,都可以整合拔高,留出更多的空地美化都市,這巨大的建築商機,才足以吸引世界級開發商。

我對松山機場的了解局限在三個很片斷的記憶裡。第一個記憶必須追朔到國小大概是三年級的時候。那時媽媽透過一個在機場塔台工作的朋友的關係、把我和哥哥送到松山機場游泳池去學游泳。如果我的記憶沒錯、那時松山機場游泳池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進得去、因此人少、水質特別的乾淨。我和我哥是在萬華眷村裡長大的、第一次到東區看到拔地而起的玻璃帷幕大廈、發出轟隆轟隆聲音的飛機、還有清澈的池水、整個人就會興奮起來。第二個記憶得快轉到大學。那個時候喜歡在沒課時約朋友騎著摩托車在台北縣市到處亂晃、像是探索新大陸一樣、而松山機場東側的草坡則是偶爾會去的一個點。在當時、那片草坡還只是少數台北人的奢侈品 (改建前的淡水漁人碼頭也是如此)、既沒有標識也沒有露天咖啡座、除了幾個攝影玩家之外、就是像我們這樣的學生在那裡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聲講話大聲笑、好像音量夠了就可以和飛機一起飛到天上似的。第三個記憶是當兵的那兩年。我當兵的日子大部份在高雄鳳山和屏東隘寮渡過。放假的時候假如沒有待在高雄、就會搭飛機回台北。那個時候總是買瑞聯航空不到1000塊的廉價機票、雖然便宜、卻也耗光了我那一點點的預官餉。那台快解體的麥道(瑞聯就只有一架飛機吧、我記得)到達台北的時候往往天都已經黑了。下降的過程可以看到三重、新店溪、新光三越、然後是頂好商圈。 台北的萬家燈火盡收眼底、非常的美。

我對松山機場的了解僅限於這些很碎裂的個人經驗。我不清楚它過去的歷史,我不知道它附近住了誰、開著什麼商家、有什麼好吃的。所以、我想要寫的並不是我對松 山機場的未來想像、要不然會寫出一些很白目的東西。但是我倒是很想談談嚴長壽的想像: 那是什麼樣的一個未來想像?好在哪裡?壞在哪裡?

我們先來講講"松山機場原址一半可成為如紐約中央公園般的休閒綠地,一半開發成為像是繁華現代的日本中城、上海陸家嘴。" 這個詭異的立場。首些我想要問的是: 為什麼我們在想像台灣城市設計的過程裡、永遠不能擺脫這種"移植複製"的老二心態?開發信義計畫區的時候,說是要打造成台北的"曼哈頓";西門商圈的更新案,是要把中華路一段變成"香榭裡謝大道。" 然後高雄有新"掘江"、淡水有"漁人碼頭"、台中要移植畢爾包。這些酷炫的地名本是論述的一環、如果都市設計方案終究能成功、倒也無可厚非、笑笑就算了。但是、到底什麼時候台灣才有能力有自信營造出一個城市空間、是值得其他地方來複製移植的?在台灣過去20年中那麼多的都市規劃案裡,有哪一個後來成為別人模仿的對象?好啦、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除了新竹科學園區外、我上個月在深圳老街看到了一個名為"東門町"的商場,商場的門口無理頭的寫著"台北西門町、深圳東門町。" 這小商品賣場除了有點像萬年百貨外、八竿子和西門町沒關係。很顯然開發商只複製了符號、卻對複製西門町本身的空間一點也不感興趣。

再來、我們應該要想想嚴長壽講話的對象到底是誰。有多少住台北縣市的人去過紐約中央公園、日本中城、與上海陸家嘴?去過這些地方的人又是誰?話講白了、有能力去這些地方的人是在台北縣市以致於全台灣裡最富裕、知識水準最高的一群人。嚴長壽其實打心底就沒有興趣和一般的市井小民談他對松山機場的未來想像吧?如果真的要和市井小民談想像、"紐約中央公園、日本中城、與上海陸家嘴" 這種廉價膚淺的比喻是一點用也沒有的。和市井小民談想像、就要談具體的: 多少比例的公園綠地? 什麼樣的公園綠地?多少比例的住宅與辦公樓? 什麼樣的住宅與辦公樓? 誰蓋?誰可以住?容積率多少?遮蔽率多少?公共空間在哪?動線與大眾運輸怎麼解決?這些問題想必是嚴長壽無法回答的、畢竟他對市井小民的城市生活沒有興趣。但是最奇怪的一點就在這裡:總統府找了一個對城市一點概念也沒有的人去談都市規劃、然後一堆高官像傻子一樣坐在底下聽、這到底是怎樣一個光怪陸離的場景?

由於付不起房租,民工們只好暫住在自己蓋的,未完工的的摩天大樓裡。痞子揚攝於上海陸家嘴,2007年6月6日。

由於付不起房租,民工們只好暫住在自己蓋的,未完工的的摩天大樓裡。痞子揚攝於上海陸家嘴,2007年6月6日。

嚴長壽對松山機場土地的規劃、就是把一半的土地拿去蓋公園、另一半拿去蓋大樓。這本是一個奇爛無比的城市未來想像、但是當他把"紐約、日本、陸家嘴"這幾個字一套上去、聽起來就顯得很進步的樣子。而為了要徹底解構這外表光鮮亮麗的唬人論述、我們得去想另一個重要的問題: 紐約中央公園、日本中城、上海陸家嘴真的有那麼好嗎?好在哪裡?紐約中央公園裡每天發生多少搶劫、勒贖、兇殺案?開發中央公園的過程中、又有多少貧困的人因上漲的租金而被迫遷出家園?上海陸家嘴很好嗎?有多少世居浦東的農民在一分補償金都沒拿到的情況下被迫遷? 而今天又有多少上海人能享受陸家嘴先進的城市建設?這些提問都還沒考慮到浦東那醜陋無比的天際線、世界最高的空房率、以及躲在城市底下吃霉飯的農民工。嚴長壽從來不告訴我們紐約、日本中城、陸家嘴好在哪裡、好像這些地名理所當然的就代表著進步。這種低劣的論述是城市想像當中的黑心商品、而這種黑心商品居然在進步的台灣還有生存討論的空間,實在是令人費解。

開發一塊像松山機場如此大片的土地、對任 何一個城市來講都必定是一個生命轉折的大事。這就好像當初開發信義計畫區的那十年裡、影響所及不僅僅是東區的興起、還有萬華與大同區的快速衰敗。而嚴長壽 似乎也是主張要以開發松山機場土地的方式徹底改寫台北的生命史、他說: “當台北所有的航線限高解除後,那些沒有停車場的四、五層樓低矮建築,都可以整合拔高,留出更多的空地美化都市,這巨大的建築商機,才足以吸引世界級開發商。" 但是我們要好好想想、整個城市拔高到底有什麼好?位於地震帶的台北市適合摩天高樓嗎?在高樓的影子和風阻效應下過生活有什麼好?為什麼高樓大廈就是好、" 沒有停車場的四、五層樓低矮建築" 就是不好?然後、為什麼台北需要"吸引世界級開發商"? 你嚴長壽是不是世界級?是不是想當開發商?

最後我想談談媒體。這篇新聞之所以會在各大報出現、我想是因為嚴長壽廢松山機場的論調和總統的主張完全背道而馳。而這樣不同的論點居然在總統府月會上出現、想必能引發一陣議論。媒體想要製造話題本是無可厚非、但是我實在很懷疑媒體到底有沒有把松山機場、甚至台北的城市規劃當成一個嚴肅的議題來討論?我想沒有吧。媒體在過去報導松山機場的未來規劃時、就是跟著幾個政治人物轉: 馬英九、謝長亭、郝龍斌、然後現在加個嚴長壽。但是如果松山機場這片土地的未來是這麼的重要、那麼為什麼不去採訪機場附近的居民與商家、聽聽他們的看法與對未來的想像?飛機迷們是怎麼想的?靠機場客人養家活口的計程車司機又是怎麼想的?還有住在航道下那些"沒有停車場的四、五層樓低矮建築"裡的居民呢?我在想當有一天媒體和市民能嚴肅對待這些人對城市的未來想像的時候、松山機場到底是存還是廢反而不再會是那麼重要的議題了吧?

延伸閱讀:

松山機場與印度獨立的連結: Chandra Bose

松山機場的第三個春天

廣告
6 則迴響 leave one →
  1. 肉圓邑 permalink
    03/13/2009 2:52 上午

    是啊,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人喊著要把台灣搞成[東方瑞士]這檔事!
    痞子揚這篇讓我想起當兵收假時在松山機場與老婆上演十八相送的情節…

    • 痞子揚 permalink*
      03/13/2009 4:23 上午

      喔,我記得本來有人提倡要把台灣變成亞洲的冰島 (好想是天下雜誌吧,就是要金融自由化的意思),後來冰島破產了,這些人就閉嘴了。不過還是有人要把淡水河變漢城清溪川呀,乾脆立法規定鼎泰豐賣泡菜算了,白癡的要死。

      其實我對機場的一堆新聞還沒抱怨完勒。你知道桃園國際機場是全世界唯一沒有吸菸區的機場嗎?理由是新的煙害防治法規定3人以上的室內公共場合不准抽煙。阿這就很奇怪呀,如果國際機場算是國內,要受台灣法律約束,那怎麼可以在機場裡賣免稅商品阿?還有就是,你法律規定室內不能吸菸,那你機場管理單位不會搞一個室外吸菸區啊?台灣真是被一堆腦殘的人搞爛掉。

      其實我第一次聽到你那個十八相送的情節真的是滿感動的啦,哈哈。你想想看如果松山機場拆掉,你就少了一個地方可以帶你女兒去講古了耶…

  2. 05/30/2009 4:13 下午

    你們真醜惡,到底是怎麼教出來的,不然你們對台灣的夢是什麼? 屎嗎。
    大家希望台灣成為東方瑞士礙到你們嗎?
    你們的出生成長都在這,這是你們該有的言論嗎?

    城中城、中央公園只是個舉例,讓人腦袋有個概念,
    什麼叫老2?請問這世界上有城中城+中央公園的計畫過嗎? 兩者結合還會是同一回事嗎。
    更何況有誰說就是要完全一樣? 我看你連城中城都沒去過吧。
    你拿你們那可笑的記憶,為反對而反對,不覺得可笑嗎?
    那個機場的歷史都不懂,屁話就連篇寫這麼大,要我告訴你那是日本人的軍機場嗎?
    難道一定要搬出嚴長壽也是個外省人,你們才會稍微贊同嗎…不必到這樣吧?

    扼殺台北整個生活環境的機場,早就該搬走,不知ㄧ堆沒水準的在想什麼。
    外省人沒有錯,嚴長壽就是你們的榜樣,
    如果你們10個9個都想你們這樣看待台灣,你們就別想別人會不批評你們。
    你們確實是個個很有問題的族群,我一點都不認為台灣社會該迴避這個問題,
    相反的,台灣社會需要正視你們這群人產生的問題。

  3. 匿名 permalink
    05/30/2009 4:46 下午

    抱歉,是我失言,沒看仔細。

    我是讀建築的,

    我反對一成不變的都市空間經驗。

    而松山機場的問題,無如何都是城市的致命傷,問題不是他要不要遷走,他必定是需要遷走。

    而是未來那塊空地是要做什麼,才是需要討論的部份。

    我再次為我失言說聲抱歉。

  4. 05/30/2009 4:47 下午

    抱歉,是我失言,沒看仔細。

    我是讀建築的,

    我反對一成不變的都市空間經驗。

    而松山機場的問題,無如何都是城市的致命傷,問題不是他要不要遷走,他必定是需要遷走。

    而是未來那塊空地是要做什麼,才是需要討論的部份。

    我再次為我失言說聲抱歉。

  5. KH Li permalink
    11/29/2009 12:17 下午

    新崛江應該只是高雄本地崛江的自我複製吧。雖然其名稱是源自日本,但那是日本人取的名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