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淺談Actor (Actant)-Network Theory (ANT)之一(by肉圓邑)

03/08/2009
506px-brunolatour2

Bruno Latour;圖片來源:Wikipedia Commons

系上主修人文地理的博士生按慣例都得寫一篇理論回顧,然後試著投到像Progress in Human Geography這類的期刊。有一回與指導教授KO討論我應該寫什麼比較好,言談中他說他其實搞不清楚DeleuzeassemblageLatouractor-networksPickeringpractice of mangle到底有什麼不同;我當下有種不祥的預感,KO該不會要我寫連他都搞不太清楚的東西吧!連他堂堂大教授都搞不清楚了,更何況我咧!!於是我趕緊想把話題轉移,胡亂扯一些近來的地景研究啦、自然與社會的關係啦什麼的;結果還是太遲了!我都還沒講完,KO就說:這樣吧~你就來寫一篇告訴大家這幾個觀念的不同,然後從地景或自然社會關係的角度切入,談談地理學家如何運用,甚至誤用(abuse)這些觀念;KO說,你的題目就叫Geographies of Assemblage好了,然後他繼續嘰哩呱啦說著寫這樣理論回顧對我的好處~好處聽起來似乎很多,問題是,我XX的寫得出來嗎??沒辦法,咬緊牙關還是得寫!第一步,到圖書館把相關的書都扛回來。坐在書房,深吸一口氣,好吧~Deleuze太抽象,Pickering是誰我都還不太認識,那從看起來好像比較簡單聽起來也比較熟悉的Latour開始好了。

讀到現在,肉圓邑從人與自然的關係作視角,簡單談談對ANT的概略性歸納:

跳脫「自然─社會」的二元對立,從關係性(relationality)到網絡(network):

ANT反對把「自然」與「社會」看做兩個壁壘分明的二元分化。ANT主張任何事物都是一種「混雜」(hybridity),因此無法被精確地分類為「自然」或「社會」。事實上ANT根本就認為,那些所謂「自然」或「社會」的歸類根本就不具實質意義,因為純粹的「自然」或純粹的「社會」已經不存在;當基因可以被複製,當試管可以創造生命,當豬的肝臟可以移植到人體,這些林林總總的例子,讓純粹的「自然」或「社會」變得難以定義,甚至無法定義。因此,在越來越多的現象似乎無法用「自然─社會」二元分化的框架來解釋時,ANT正是要跳脫那些分化的框架,轉而強調現象或事物本身的「關係性」(relationality)。

關係性著重的是事物或現象與其他事物之間的「連結」(associations),而非區隔(separations)。當所有事物都成了「有點自然又有點社會」的綜合體,ANT主張唯有透過理解不同事物與現象之間的層層連結,才能有效定義事物或現象的本身。於是,「網絡」(networks)被提出作為一種解釋的手段,藉以象徵事物或現象本身層層堆疊的關係連結。在這裡,Latour用他在實驗室裡的田野觀察,闡釋那些針對「自然」提出的科學論證,如何從實驗室開始往外延伸,連結了人、機器、動物、工具與其他各式各樣的因子;重要的是,在不同的時空下,這些因子因為彼此間不同形式的連結關係,或者新的因子的加入,進而產生對事物或現象不同的定義。


另外,ANT對事件的因果關係也有不同的看法。在「自然─社會」二元對立的框架裡,誘發事件的「因」總被解釋成「自然因素」或「社會因素」。ANT既然要打破這樣的二元對立,所謂的「自然因素」與「社會因素」顯然不會是解釋事件的途徑。ANT注重「網絡」形成過程的本身,而非尋求「網絡」之外的因素。也就是說,ANT否定有任何外在於「網絡」的誘因;所以,類似像「相同的因素會產生不同的網絡」這樣的說法並不存在ANT的理論架構裡;因為誘因的本身不會獨立於「網絡」之外,更不會先於「網絡」而存在,所以也就不會有什麼「因」產生什麼「果」或「網絡」這樣的說法了。因此,關於因果關係的解釋,Latour主張,只要針對「網絡」的內在關連作徹底的「描述」(description),「解釋」(explanation)便油然而生。

既然否定了外在於「網絡」因子的存在,ANT也就不認同任何「通則性理論」(general theories)的價值了,因為所謂「通則性理論」通常試圖用單一的知識系統來解釋各種不同的事物或現象,而這些知識系統通常又以「自然因子」或「社會因子」來解釋造成事件的因果關係。ANT認為「通則性理論」只會簡化了事物或現象內涵的複雜度(complexity)罷了。唯有檢視不同因子因為連結而形成「網絡」的過程,才能呈現事件或現象的複雜度。


唉呀唉呀!女兒哭了,頭腦快打結了~暫時先寫到這兒,未完待續喔!

廣告
2 則迴響 leave one →
  1. 痞子揚 permalink*
    03/08/2009 5:53 上午

    邑老大,

    你這篇文章我還沒有仔細看,但是我想說: 我等你寫這個等很久了!! 自從在飛機上的亂流裡看完你的Prospectus, 我就ㄧ直很想逼你好好寫一篇解釋ANT,沒想到我還沒開口逼你,你就自己寫了,呵呵。

    我暫時沒辦法看,所以過兩天再回你。

  2. 肉圓邑 permalink
    03/08/2009 3:18 下午

    不急不急,反正我也還沒寫完;現在開始一邊啃Deleuze的東東.比起Deleuze,個人感覺Latour關於自己論點的書寫直接清楚多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