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孕婦的反身性?──大頭萱亂講亂體驗之人類學筆記 (by 大頭萱)

06/04/2008

前言:OMG! 大頭萱懷孕了!!!懷孕的人類學研究生跟沒懷孕有啥兩樣?(她可能更會胡言亂語了!)

學期末的時候,因為忙著paper與學生作業,所以其實孕期知識的相關書籍都是肉圓邑在K的(他現在已經變成大頭萱的專業營養師)。第一次去醫院前,兩人有些緊張的跑去書店買了兩本書(早知道醫院會送就不買了!),因為在美國沒看過醫生,而學海浩瀚,大頭萱對於孕婦問診會用到的英文單字,其實一點都沒有研究,所以選擇孕期書籍時,除了上網看網路推薦還有參考之前好友的心得,還是自己列了兩個原則:大頭萱要一本可以用最淺顯易懂方式告訴大頭萱孕期知識的書(還有專有名詞解釋);還要一本類似孕期大百科什麼都有的書。最後我們買的兩本書,前者當選的是Pregnancy for Dummies(就是那個生活中任何蝦咪碗糕都有出書給笨蛋用的書),後者則選了Mayo Clinic Guide to A Healthy Pregnancy.嗯,雖然最後去醫院時,帶的還是電子字典,但這兩本書就像是定心丸,好像有了武功秘笈馬上神功護體一樣。(因為大頭萱那時總是備課寫報告寫到睡前)期末時肉圓邑晚上睡前常很認真的研究手邊這幾本孕期寶典,然後當作床邊故事簡報給大頭萱聽… (照片:那天去一家餐廳本來大頭萱想點肉圓邑點的那道義大利麵,但因為是白酒烹煮而作罷。大頭萱的這道也不錯,但大頭萱還是一直聞著肉圓邑那道菜的白酒香氣流口水)

飲食被規訓的孕婦

不過,等大頭萱閒下來之後,前陣子其實對於自己變成孕婦有時有疑神疑鬼的感覺,尤其是對什麼可以吃,什麼不能吃這件事。記得有一天,大頭萱好想吃美式漢堡,還特別打電話去問好友,「我可不可以吃漢堡啊?」,後來吃了漢堡,心裡還一邊想說真是感謝上天大頭萱還是可以偶而吃一下這種東西。「懷孕」這種狀態無形中讓很多以前沒想過的「可不可以」變得重要了起來,但嚴格來說,其實大頭萱不知道自己被什麼東西「規訓」著,那才是有點可怕的感覺。網路上的論壇,熱心分享的經驗與飲食禁忌多如繁星,但是有許多訊息會互相抵觸,所以最後要相信什麼好像變得很迷惘,但是如果全部採取「寧可信其有」的態度,大頭萱想,那幾乎沒有東西可以吃,整天想吃什麼想到精神耗弱的孕婦會是很值得同情的group(對大頭萱這個個性隨和好相處的人來說,其實最大的死穴就是口腹之慾無法滿足的時候,儘管還不至於頭爆青筋、眼露血絲,但大頭萱味覺不滿足時,心情的確比較差,還會一直找亂七八糟的東西來吃以獲得滿足感)。

忌口?

在醫院的時候,我們最常問醫護人員的問題就是試圖釐清這些網路知識是不是要照單全收。或許對於「食療」「食補」這件事的認知不同,這裡通常只重視是否營養均衡,其他那些東方飲食禁忌,對他們來說常常是一頭霧水,可能覺得我們很奇怪(比如說,要減低過敏兒的機會,「奇異果、草莓等有毛的水果少吃」,他們會說「吃這些水果很好啊,我們還鼓勵大家多吃水果呢!」 又,這裡美國人天天在吃的生菜沙拉到底孕婦可不可以吃,醫生笑笑說,如果是常去的餐廳,以前吃過也沒啥狀況,其實應該表示衛生OK,所以沙拉還是可以吃的)。大頭萱在想,不然大頭萱在美國吃東西,照美國人說的;在台灣就照家裡說的但目前為止,大頭萱覺得美國方式的好處就是逼我們去買東西的時候,真的開始注意食物營養的標示啦!這樣的習慣還不錯,也才會開始去想說自己吃進去的是什麼東西。或許,與其在選擇要吃啥食物時如驚弓之鳥,大頭萱覺得把握「注意營養標示、吃任何東西不過量」的原則好像比較實在一點。但是大頭萱可以想像,回台灣後,食物選擇(應該說是誘惑)變得更多,當孕婦要忌口的壓力會更大。雖然大頭萱從網路與朋友經驗聽了好多例子,知道懷孕過程充滿不確定性,有很多需要注意與小心的地方,大頭萱想其實就是媽媽不要太散太緊張,中間怎麼拿捏,大頭萱是新手。不過不管怎麼樣,大頭萱還是希望看到自己在如履薄冰的時候,也能懷著開心愉快的心情啦!

從體質到孕婦身份認同?

跟朋友討論過,這些東西方差異的東西,也許也有可能是東西方人體質真的不同,所以我們需要特別注意。不過,有時候大頭萱也在想,這些身體力行的規範,其實不正是文化人類學研究範疇的一種嗎?這樣的說法,感覺上好像體質差異正是因為不同文化與身體相互作用而有所不同。講到這個,大頭萱也覺得美國孕婦跟台灣孕婦被社會對待的方式好像也有差別。懷孕後比較注意看身旁的孕婦在做什麼。看到路上挺著看得到凸出肚臍(表示肚子不小了)的準媽媽在騎腳踏車(媽啊,這樣不是很危險?),或有的準媽媽手上提著另一個嬰兒菜籃(呴~提重物喔!!)爬樓梯(呴~孕婦應該要避免爬樓梯!)或在超市蹲下來選食品(呴~孕婦不是不能蹲!?),大頭萱會想著,「不知道他們在台灣這樣做會不會被說亂來」。不過想想,大概就像我們結婚時有許多已經不知道為什麼但還是蕭規曹隨的習俗與禁忌,懷孕本身跟結婚一樣都是一個過渡階段,是個為了未來而準備的儀式行動,因為對未來的不確定,所以這些習俗與禁忌除了前輩的智慧,還有安定人心的效果。

不過,身處這樣的過渡階段,好像社會特別創造了一個新的category給「女人」,但懷孕狀態作為符號被詮釋表述的方式,還是會受到女人所處社會而有所不同。除了吃、動作上的禁忌,服裝上也讓大頭萱覺得中西有別。這裡的孕婦穿的衣服好像比較是凸顯孕婦身材的變化──如果是夏天,衣服的訊息是說:「肚子露出來,沒關係,多好看啊!」而牛仔褲與上班西裝褲裝與裙裝,花色與鮮豔度都跟平常差不多,只是在肚腰那裡多了鬆緊設計;而印象中台灣傳統孕婦裝(不是娃娃裝)則是低調低調再低調──寬鬆舒服的版型、穩重的顏色,不過相反的效果是,馬上讓人很難不認出那是孕婦款制服。跟好友討論起美國孕婦裝時尚風裡的性感女人味,會覺得好像台灣傳統孕婦裝的樣子比較像是種警告:「我已經要當媽了,母親像月亮一樣,別把我跟性感聯想在一起」。不過,大頭萱有時在胡思亂想,「我是孕婦」這件事,如果在台灣可以享受到比在美國更多的禮遇,那會不會是這種服裝提醒功能的原因?而在社會交際中,「我是孕婦」這想法背後的理所當然到底是怎麼來的。會這麼想,是因為當大頭萱告訴所上一位美籍女教授大頭萱懷孕的消息時,她分享她40歲懷孕時(!)拼升等忙得不可開交還是很努力當一般人(!)的驕傲感,讓大頭萱蠻驚訝的。這雖然跟她所處年代美國學術界環境男女待遇差異問題有關,想起她很強調她「不希望因為懷孕而有特殊身份,不希望因為她是女人所以被認為她不行」,讓大頭萱對於孕婦的身份認同有了新的體會。既然這是個過渡階段,既然這樣的社會角色在界定上有許多模糊地帶(不(只)是(女)人/但還不是養小孩的媽媽/兩個生命同時存在一個身體),大頭萱在不同社會文化環境或在不同職場想要怎麼扮演孕婦,是該用什麼手法來表現自己這個身份,好像是個有趣的問題。但至少目前大頭萱很膚淺的覺得,當個靚媽心情會很好呢!聽說今年台灣娃娃裝正流行,儘管以後大頭萱會是個慈母(?),現在大頭萱是難得可以體會大咪咪感覺的很有韻味的孕婦!

 

關於身體、懷孕、文化人類學的「西方」觀點(請原諒懶惰想睡的孕婦很不精確不學術的用「西方」這個詞),延伸閱讀:

人類學家:Martin, Emily (1987). The Woman in the Body: A Cultural Analysis of Reproduction

這位是地理學家:Longhurst, Robyn (2001). Bodies: Exploring Fluid Boundaries. London& New York: Routledge

 

本文轉載自大頭萱的耶魯煮飯婆生活雜記

廣告
One Comment leave one →
  1. 肉圓邑 permalink
    06/04/2008 6:51 上午

    肉圓邑鼓勵大頭萱乾脆把懷孕過程當作一個自己的小田野,搞不好真的可以出個學術性文章咧~開始認真寫田野筆記吧,大頭萱!

    另外,大頭萱提到的Robyn Longhurst是個著名的女性主義地理學家,她的著作討論懷孕婦女在公共空間(public space)的種種行為限制如何轉化並強化社會對於「懷孕婦女」的道德期待與身份定義,進而型塑懷孕婦女自身的行為模式。因此,一旦懷孕婦女在公共空間的行徑「違反」了社會的道德期待與身份定義時,就形成了對既定「性別」(gender)邏輯的挑戰。她有一篇討論紐西蘭懷孕媽媽比基尼競賽(pregnant bikini competition)的文章頗值得一讀:
    Longhurst, R. (2000) “Corporogeographies" of pregnancy: “bikini babes," Environmental and Planning D: Society and Space 18: 453-7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