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資格考反差症候群 (by 大頭萱)

01/19/2008

在肉圓邑的盛情邀約下,今天剛考完資格考的大頭萱,也洋洋灑灑寫了一大篇心得報告… 她也po出題目,比較一下肉圓邑的上一篇, 大家可以看看socio-cultural anthropology跟human geography都在考啥東東… ps. 一夜沒睡的她,有些多話…

大頭萱的資格考反差症候群

於是,資格考交卷前一夜,我在電腦前跟自己的囈語奮戰了一整晚。五點多睡去,在一身冷汗中醒來,看著自己覺得很陌生的自己寫的essay,左修右改,終於在中午12點前5分鐘,衝進辦公室交卷。喔!兩週的考試結束!可是交卷後我的心情很像在寒冬中看到沒有溫度的陽光一樣覺得不真實… (照片是考試中的書桌…最好我的書桌是會考試啦!)


老師說,把自己知道的掌握好寫好就好了… 但是交卷的我我反覆回想自己在資格考奮戰的恍惚中,到底有沒有講錯話,然後一直抓著老公,想要解釋我想像中可能答案裡沒有 寫清楚或會有問題的地方。喔,原 來,資格考在還沒有聽到結果前,會經歷這種自我質疑把自己信心徹底蹂躪一番的過程。交卷沒有興奮開心,反而把自己嚇得半死,想說老師們會怎麼看我的答案? 我會不會把資格考的問題frame得太小?我好像沒有用很多民族誌的例子,會不會有問題?還有,我用那個誰來解釋這個東西到底有沒有漏洞?如果能再重寫一 段會更好… 可惡,煮飯婆丟下鍋鏟以來,沒那麼沒把握過啦!嗚嗚嗚! 盡力了啦(講得可能有點心虛)!
這是我們的題目: Section 1-Theoretical:
1. In anthropology and other fields, we have gone through a vertiginous shift away from focusing on a narrowly defined space and time to analyzing wider linkages and historical processes. Briefly describe this shift in anthropological focus, and then discuss recent theoretical and methodological approaches that address this changing emphasis.

2. In her well-known article "Theory in Anthropology since the 1960s," Sherry Ortner noted that the question of what motivates actors is a serious problem faced (if not always adequately analyzed) by all social theorists. Discuss and evaluate the work of three major social theorists (at least two of whom wrote after 1960) with respect to this question of motivation. Feel free to suggest possible solutions to the problems posed by their theoretical approaches.

3. What is anthropological knowledge for? The intellectual wealth we produce circulates in some networks and not others. Are there ethical obligations to make anthropology relevant and useful to the peoples about whom we write and with whom we consult? Does advocacy compromise anthropology’s commitment to being scientific? Discuss the way in which three twentieth century anthropologists have engaged this problem in their theory and methodology.

Section 2-Topical:
1. Are the concepts of hegemony and resistance theoretically and/or ethnographically useful? Why or why not? Compare and contrast them with other concepts anthropologists have used to explore power.

2. Compare and contrast four different anthropological approaches to the study of religious experience. Incorporate two examples from classic anthropological writings and two examples from recent anthropological works into your essay.
 
3. Analyze the ways in which theoretical shifts over the last century or so have shaped anthropological scholarship on what we now call gender.
兩部份各選一題,我第一部份選第2題,第二部分選了第1題…
ps.我的資格考考試跟老公的過程有點不同,我們所是規定同年進來的研究生,在第三學期結束,第四學期開始前考資格考。沒有經歷與老師搏感情套題目方向的過程,只有自發性的讀書會陪著我們往前走…

Qualified?
同學約了中午見面恭賀彼此終於撐完這個過程,大家看起來都有些疲憊,我跟他們說,我在恍神中,所以沒辦法集中注意力講很多英文,所以只打個招呼稍微聊一下就閃人了。不過,這才發現,不是只有我在皮皮挫,大家交卷的心情都是類似的。 問我想不想再重來一次?當然很不想。嗯,寫期末報告一份double space 25頁的paper可能週末卯起來寫就OK,可是我這兩週以來,每天使盡吃奶力氣也只能擠出2頁…唸書當然沒有夠用的時候,雖然我同學們常覺得我好像很厲害──讀書會的時候常帶各種書去嚇人,但其實我是沒念心虛又不想讓人覺得我沒貢獻,所以才會熱心的分享我知道的書「皮」…──這次我考試的時候,因為想到知識的可怕,所以矜持起來:或者是因為有多念一點什麼,就更不敢大膽放獗詞;或者是因為知道這是資格考,面對要詰問批判辯證浩蕩人類學理論,我知道那個「資格」也不是人家說了算,自己還要有料…這種心神不寧的心虛與要說不說的自我箝制,有時候好像也是種奇怪的束縛或自我形象反射出來的鬼影,不過,其實也可能我是考完後的情緒化所以怨恨這種擠腦汁的歷程。 呵,我可能也在某種儀式過渡,可能這樣的過程也是在建立自己學術定位的「資格」啦!啊可是因為名義上的資格是別人給的,自己才是最清楚是不是名副其實,所以才會那麼害怕自己的演出好不好看?別人懂了嗎?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這麼辛苦值得嗎?嗯,或許因為這樣struggle,所以資格考變成面對自己的一種殘酷真實。這種血淋淋的真實,好像是來自面對舞台面對觀眾的不確定──自我質疑雖然可能往往在某次賣力演出獲得掌聲中模糊,但是,就很像是進入角色演到一半,突然舞台升起了一面鏡子,逼著你直視著自己的演出,然後或許發現自己肢體的笨拙而尷尬,所以再也分不清楚自己比較喜歡鏡子裡的角色還是演出的自己與觀看自己的觀眾… 終於理解,為什麼很多朋友,念博班考過了資格考,往往元氣大傷,需要心裡休息,需要自我放逐一陣子,才有勇氣進入下一個自己跟自己交戰的寫論文階段。走學術路線的本身,就是自我摸索與修練吧! 資格考後,如果pass,老師會打電話來祝賀,然後我才算是正式的博士生。現在的我,很像是身份未明的某種無法定義的人。這種「不管qua不qualified都很詭異」的感覺,讓回頭看著昏天暗地滾完一學期拿了兩個A卻沒感覺、想起著資格考前中後都焦慮有壓力卻沒辦法的我,心中湧起一股禪(寒)意。

最最最危及的時候,只對本人疏壓有效的方式

這次本人能順利撐過爆肝兩週,除了要感謝貼心老公不但在旁邊當啦啦隊打氣還繼續忍耐家裡像被炸過的髒亂,還要感謝眾親朋好友的集氣加油。但是,還有一個東西讓我每天都很有元氣的繼續在家滾來滾去擠腦汁,就是YOUTUBE…裡面有人收藏的過去的某部台台台灣灣電視偶像劇有沒有我的fans要衝出來阻止我說下去?我是不是應該要考慮一下煮飯婆要當博士的形象?如果這裡很多人在看,我這樣會不會變成錯誤示範?畢竟,我好像是積極向上、勤學努力、永不妥協的留學生勵志好榜樣啊!(呃,應該是有人想要衝出來敲我的頭了吧?)那委婉的說好了。其實是有位婦人,在考試的時候,同時想著2008年的到來,想到自己年紀真的就快要走到3字頭中間,偶然看到這齣偶像劇,就不小心想起了她跟老公在大學黃金歲月的故事,想起了自己的情竇初開,呼應著偶像劇裡有點相似又不太一樣的角色,想起湘琴對直樹的表白與兩人感情的發展,這位婦人突然很懷念少女情懷這件事並在此劇中找到了共鳴,所以,資格考兩週以來,婦人同時
另一種儀式過渡在抵抗成熟。所以,除了電腦前人格分裂的後遺症──時而嚴肅皺眉喃喃自語,時而甜蜜傻笑嬌嗔咬唇,婦人已經在「成熟的煩躁」中找到了「少女式的平靜」。至於婦人的行為,會不會在資格考後收斂,不得而知
(儀式過渡要啥時結束,因人而異)。聽說此劇續集現在在在台灣也很紅,所以我想,婦人暫時還是會以為自己是湘琴。

看這齣劇是這個寒假對我來說,最像有在放假的地方。明天要來大掃除一番,下週就開學了…sigh~

還是要說,good luck to me!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