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新聞】愛滋病患何處為家? (by 痞子揚)

10/15/2006

愛滋病患何處為家? 中時社論  和之前的玻璃娃娃案一樣,法院判決愛滋患者「關愛之家」必須搬家,恐怕也將在社會上引起擴散的連鎖效應,讓原已經常遭受社會排擠歧視的弱勢者更加走投無路。 之前,高院判好心抱玻璃娃娃但滑倒致死的學生,要和校方一起負擔三百卅三萬台幣的巨額賠償,曾經引起輿論譁然,許多民眾為了自保,只好硬起心腸不向玻璃娃娃伸出援手,有些學校甚至進一步拒絕殘障或需要特殊照顧的學生就讀。一項針對個案的判決啟動了連鎖效應,為殘障弱勢者帶來了舖天蓋地的寒冬,讓他們早已艱難的處境雪上加霜。


所幸的是,在社會各界的關切與支持下,此案被最高法院指摘發回,更審判決熱心助人的少年不必負擔賠償責任。而玻璃娃娃的家庭也終於願意放下怨恨,並且與校方共同成立急難救助獎學金,幫助往後需要幫助的學生。一念之善,讓此案為社會留下正面的珍貴資產,而非負面影響。 法律存在目的,在於增進社會長遠而共同的幸福。它之所以要用國家的公權力約束社會成員的行為,是為了維繫一個安全且能得到滿足的環境,給每位社會成員最起碼的保障與生存條件。所以,法律的存在基本宗旨,即包括了社會共同利益。任何判決,即使是針對個人,即使是考量個案狀況,都不該輕忽了可能的社會效應。 但如今又出現了一個令人遺憾的案例。台北地方法院十一日判決,因為收容愛滋病患而遭到社區管委會興訟驅逐的「關愛之家」,必須搬出該社區。過去殘障、精神病患甚至收容受虐兒的中途之家,都屢屢傳出遭到社區排斥的情形,有時甚至引發粗暴的抗議事件。但以前都是自力救濟式的抗爭,這次卻是首度訴諸司法,並且作出不利弱勢團體的判決。對於其他同樣不願和弱勢者當鄰居的社區,這項判決不但是一種鼓勵,更指點了一條法律途徑。任何一個社區,如果以前沒訂什麼排斥公約的話,現在都可以趕快湊幾個人訂個住戶公約,把愛滋、殘障、精神病、老人、受虐兒夯不郎當全部列為不歡迎對象,以後可以名正言順拒絕或驅趕這些弱勢者。可以想見的,不只「關愛之家」的愛滋病患和愛滋寶寶必須被迫搬遷,其他弱勢團體也面臨著更強大的存在威脅。這裡要趕人,那裡不准住,弱勢團體恐怕會到處被趕來趕去,有天地之大無處容身之感。對於已經遭到殘疾折磨的可憐人,這樣的對待會不會太冷血了? 驅逐愛滋病患的社區民眾,其顧慮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人都是自私的,沒人想生活在危險環境裡。但憲法第十條規定,人民有居住遷徙之自由。傳染病防治法與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也都規定,對愛滋病患不得歧視,不能有就學、就醫、就業等不公平待遇。憲法和法律,在位階上都高於民間社區公約。由憲法和法律明文保護的人民基本權利,任何人、任何社區公約,有什麼權力予以剝奪?只要連鎖效應一擴散,弱勢者整體的居住生存權利勢必受到剝奪,而這顯然是法官斷案時並沒有通盤考量到的。 民眾對愛滋患者的排斥,一部分是因為不了解,一部分也是因為缺乏安全感。事實上,雖然國際潮流是走向社區安置,不讓愛滋或其他病患處於孤立或流放狀態,但傳染病患者需要若干特別照料,包括定期醫療訪視、安全檢查,廢棄物集中由專業機構收取處理並消毒,衣物清洗、飲食處理等等,也的確都需要特殊的專業服務。政府相關機構應該盡量在這些方面提供協助,確保居住環境安全無虞,並且加強與社區住戶的溝通,才能既讓患者得到足夠的照護,也讓鄰里安全獲得充分保障。 弱勢同胞不但擁有和其他民眾平等的人權,甚至需要更多的保障,才能取得立足點上起碼的條件。社會資源、法令制度與公權力的配合,都不是民間可以提供的,必須仰賴政府相關單位。如果政府總是任民眾自生自滅,弱勢者就只好在社會各角落自行掙扎,而社區民眾面臨健康或安全的可能威脅時也只能自求多福,當然只好作出自私的決定。政府部門必須提供更積極負責的安全承諾,降低民眾對與愛滋或其他弱勢團體相處時的疑慮,才能促使社區民眾願意敞開心胸,接納甚至幫助弱勢團體。 趕走一個「關愛之家」,可能會連帶讓許多弱勢團體無家可歸,如果不能找到對社會更有意義的解決方法,那麼不論判決如何,都不會有贏家。 愛滋禁入社區 恩典之家「剉著等」 李盛雯/台北報導、喬慧玲/台北報導 「我們現在心情只有三個字:剉著等!」愛慈基金會執行長邱淑美昨日表示,收容愛滋病友及愛滋寶寶的「關愛之家」遭法院判決必須遷離現址,讓同樣是愛滋病患中途之家的「恩典之家」感到不安、恐懼、害怕,擔心一旦地點曝光,也會面臨搬家命運。 昨天還有包括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性別人權協會、愛慈基金會、台灣人權促進會、露德協會、樂生自救會等卅五個愛滋、人權團體共同發表「合法排斥?這就是歧視!」聲明,痛批台北地院判決高度影響社會觀感,恐怕產生連鎖效應,我國愛滋社會教育完全失敗。 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陳宜民指出,愛滋進入台灣社會廿多年,沒想到這種傷害人權的事竟然還會發生。法官顯然對於愛滋病毒的傳染途徑一無所知,更不了解中途之家的運作和功能;如果因為愛滋是法定傳染病就要把人趕出社區,那國人常見的B型肝炎也是法定傳染病,難道也要把B肝患者逐出社區? 前衛生署長涂醒哲痛罵法官「怎麼可以笨到這種程度?」竟然完全不諮詢專業意見,要知道愛滋病牽涉的不是法律條文,而是醫療專業。他說住戶將「關愛之家」趕出社區不是怕傳染而是怕房價下跌,但事實上,台灣有兩萬多人感染卻只有一萬多人列管,要把愛滋病患全部趕出社區根本不可能,聰明的作法是趕快接納。 律師邱晃泉質疑,如果法官認定不能收容愛滋病患,那麼李登輝有肺結核,是否也不能被任何人接待收容? 關愛之家協會創辦人楊捷強調,將上訴到底;委任律師李復甸則說,法官的荒謬判決引起社會關注,剛好藉這個機會告訴大眾,愛滋病究如何傳染、如何避免傳染。 市長馬英九昨日前往探訪台灣關愛之家,他對關愛之家一審判決敗訴表示遺憾,而此案正突顯出大眾對愛滋病仍持有嚴重偏見的議題,呼籲大眾多包容,只要對愛滋有正確了解,恐懼自然會降低。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