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新聞】愛滋病患收容爭議 法院判決須遷出社區 (by 痞子揚)

10/12/2006

愛滋病患收容爭議 法院判決須遷出社區 中央社  台灣關懷之家在社區設置愛滋病關懷中心收容病患,引發居民恐慌。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判決,台灣關懷之家必須遷離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房屋。全案可上訴。 前司法院副院長汪道淵的兒子汪其桐,去年六月間將自己在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房屋出租給台灣關愛之家協會,收容十餘名愛滋病患,社區管委會於去年七月二十日與八月三十一日分別召開所有權人會議,決議要求關愛之家三個月內遷離。


不過,關愛之家表示並不知道有上述兩項會議,並認為決議欠缺法律依據,另社區規約規定住戶不得收容傳染病患,違反憲法第十條「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拒絕遷出。社區管委會於是向法院提出遷出房屋之訴。 法院審理後認為,再興社區與所有權人會議並未違反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況且憲法是規定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法律關係,並非規範私人間的法律關係。傳染病患居住在密集住宅區將對居民的衛生健康與心理造成嚴重威脅,所以判決社區管委會勝訴。 被判決須遷出社區 關愛之家:要上訴 中央社 台灣關愛之家今天被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必須遷離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關愛之家創辦人楊捷表示,還要再上訴。 楊捷指出,再興社區管委會興訟控告「關愛之家」,經過四次開庭,法官皆片面維護社區管委會,因此還會再上訴。 她說,開庭期間「關愛之家」曾提出實地現場勘查要求,卻也未見法官實地勘查,只聽管委會陳述說:住的人刺龍刺鳳、亂搞關係、垃圾桶內找到針筒等,事實上關愛之家垃圾是另外處理的,針筒也非關愛之家的。 此外,開庭期間法官曾問到關愛之家理當體恤社區居民肯定會害怕,建議考慮在偏遠、人煙稀少地區另找房子。她認為,如此剝奪了眾多愛滋患者、愛滋兒童和疑似愛滋寶寶等的公平對待和居住權。 她表示,從這次再興社區管委會的興訟中,突顯台灣社會對愛滋病的無知和關愛之家的無奈;即便「關愛之家」努力想將正確的愛滋衛教宣傳出去,然而台灣社會包容力,仍僅限於「不要在我家後院」的狹隘思維。 法院:違社區公約收容愛滋病患協會須搬離 中廣新聞/陳鳳如 台北市再興社區日前要求收容愛滋病患的「台灣關愛之家協會」搬離社區,案件經過台北地方法院審理後,雖然關愛之家協會主張,社區公約違反憲法、法律和人性尊嚴,應該無效,不過,法院認為,公約規定不能住戶不能收容或安置傳染病的業務,並沒有抵觸憲法,因此,判決「台灣關愛之家協會」敗訴,必須搬離。不過,案件還可以繼續上訴。 再興社區自治管理委員會主張,「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在去年6月搬進再興社區,並趁夜間管理員不在,把協會所看護、具有法定傳染病的愛滋病患帶進屋子裡收容,管委會認為關愛之家協會,違反社區公約裡「住戶不得將社區建物提供收容或安置法定傳染病患」規定,因此,打民事官司,要求關愛之家搬離。雖然關愛之家認為,不得收容法定傳染病的社區公約已經不但牴觸憲法、也違反公序良俗,但台北地院發言人劉壽嵩表示,法院審理後認為,社區公約規定不能從事收容業務,並非不能有愛滋病患居住,同時,憲法也不適用在規範私人間的法律關係。 法院也表示,雖然愛滋病不會從一般公共場所或日常生活中感染,不過,大量傳染病患所集中的治療廢棄物處理,也會對再興社區居民的衛生健康和心理造成嚴重威脅,法院因此判決關愛之家協會敗訴。 關愛之家居住權敗訴 凸顯反歧視專章重要性 中央社 收容愛滋病友及帶原者的「台灣關愛之家」,遭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居民向法院提出限期搬離要求,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判決關愛之家敗訴,須在三個月內遷出。全案可上訴。社福學者表示,這判決令人難以置信,也凸顯「住宅法」設置「反歧視」專章的重要性,呼籲儘速通過法案。 關愛之家是在去年六月十七日,由三重遷往興隆路現址,但因收容愛滋病患的消息曝光,遭社區居民以懼怕傳染愛滋病為由,要求須儘速遷離,社區管委會並於去年七月二十日與八月三十一日分別召開所有權人會議,決議要求關愛之家三個月內遷離。 在關愛之家以憲法「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拒絕後,管委會於是向法院提出遷出房屋之訴,法院今天以傳染病患居住在密集住宅區將對居民的衛生健康與心理造成嚴重威脅,判決社區管委會勝訴。 聽到關愛之家被法院判決必須遷離,國立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副教授周月清直呼難以置信,因為相同的弱勢團體遭社區驅離事件,在台灣並非頭一遭了,但此一判決對社會福利團體卻更形不利。 以曾經引發社會高度關注的桃園縣啟智技藝訓練中心為例,自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在中壢「官邸」社區,購買二棟透天房屋入住開始,就不斷遭受到社區居民的強烈反彈,甚至出現斷水、斷電、潑油漆等非理性抗爭行為。 周月清說,但當時不僅是破天荒由檢察官主動對居民提起公訴,法院更判決社區敗訴,並不得上訴,兩相對比,今天的這項判決,令人不解? 她強調,這項判決正凸顯出,弱勢的社會福利團體不能再只依靠憲法了,內政部營建署修訂中的「住宅法(草案)」,已經刻不容緩,尤其是經過社福團體多年奔走、推動,才納入其中的「反歧視」專章,更形重要,惟有儘速在今年年底前完成修法,才能保障弱勢團體不受居民「只要不在我家後院,哪都行」的歧視。 康復之友聯盟秘書長滕西華則痛批,這「無疑宣判台灣的社區式福利服務已死!」,她說,此例一開,根本是在宣告,人的存在是有差別的,未來只要社區居民達成集體決議,早已四處碰壁的精神障礙者、兒童早療、單親媽媽、家暴婦女、老人安養機構等,通通都可以被任意轟出社區,「有誰還敢做社會福利?」 滕西華說,這項判決不但不可思議,對於行政院頒布的社會福利政策綱領,更是一大諷刺,社福團體將串連予以公開譴責,多數暴力絕不能剝奪社福團體安居一地的權利。 愛滋中途之家難覓落腳處 社團籲政府應作為 中央社 收容愛滋感染者的台灣關愛之家今天被台北地院判決敗訴,必須遷離台北市文山區再興社區,全案可上訴。其他愛滋社福團體有的也面臨類似處境,另一個收容感染者的愛慈基金會則說,社會對愛滋持負面觀感,愛滋中途之家必須作風低調、地處保密,才能維持運作。 丁文是一個愛滋防治推廣教育團體的工作人員,這個團體暫時匿名的原因就是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挑起大樓管理委員會的敏感神經。他說,他們還找不到合適的新辦公處所,一時搬不成,只好一再跟管理委員溝通,強調他們做的是愛滋衛教,絕無收容愛滋感染者。 丁文指出,在澳洲,根本沒有愛滋中途之家,因為澳洲的社會接納愛滋感染者,感染者就住在一般社區,但在台灣則否,在他的團體中,即使有的會員父母擁有許多樓房出租,就是不願意跟愛滋相關團體打交道。 目前護理之家、安寧病房、安養機構都不收容愛滋感染者,衛生署將無立足之地的愛滋寶寶、感染者轉介給了民間團體收容。丁文認為,民間團體是幫政府解決問題,現在民間團體面臨無處落腳,該是衛生署和內政部出面協助解決的時候。 亞太地區愛滋感染者網路組織副主席鄭向榮指出,愛滋人權工作者常常透過朋友的關係,才找到辦公場所,如果要這類民間團體單獨面對社區的排斥,愛滋中途之家就必須躲在荒野深山,不如放逐愛滋感染者算了。 鄭向榮認為,愛滋感染者、智障和精神障礙者,很容易遭到社區的排擠,但這些人確實需要照顧,政府何不思考為這類社福團體規畫塊狀區域,以公權力介入,讓這些團體能
安心做事,而不是鎮日擔心被社區民眾驅趕,或是經常忙著送蛋糕敦親睦鄰。 愛慈基金會執行邱淑美指出,還好愛慈當初在設立恩典之家收容成年人的愛滋感染者,是向銀行貸款購買獨立的房舍,鄰居戶數很少,即使要內部改裝房舍為病房、以及救護車送感染者就醫,都可將鄰里的干擾降到最低;後來另租大樓收容九位愛滋寶寶,也都選在出入人多的商業大樓,可免去住宅區住戶的抗議。 邱淑美說,愛滋團體募款不易,適度的媒體報導較易吸引社會資源,可是一曝光,就會招致鄰里的排斥,難以兩全齊美,只能盡量選擇在較不被注意的處所成立中途之家,並且行事盡量低調,善用網路隱密又無遠弗屆的特色,募集社會資源,並可與長期贊助者保持聯繫。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