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ociety Must be Defended/ Foucault (上)

10/08/2005

這一篇是最近交出去的一個兩頁的摘要。把牠放在這裡充當讀書筆記; 要不然痞子揚原本號稱要在這個部落格放筆記的,結果一篇也沒有,覺得自己也實在是太厚顏無恥了。

課名叫作 Nature and Culture: Social Theory, Social Practice, and the Environment。姑且稱那個老師NS好了。

我想很多人都已經知道的,痞子揚我來到柏克萊以後,挫折感遠遠大於成就感。這學期上了三個課,每一門課每一個禮拜至少一本書,其中還有兩門課每一個禮拜都要交一份兩頁的報告; 那一門不用交報告的課是我advisor的課,一點也不敢放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夠不夠努力,我只知道昨天照鏡子的時候,左邊鬢角發現一根白髮; 下次去買啤酒的時候,如果我用我的左臉頰對著店員,他應該是不會再要求我拿出ID了吧。


開學到了第三個禮拜的時候,覺得負擔太重,本來想要退掉一堂課的。那要退掉哪一堂課呢?其中一門課叫作Geographical Point of View,是所上唯一的必修,不能退。另一門課是Topics on Urban Geography,是我advisor的課; 我想要多認識他,也希望他能多認識我,不能退。好吧,能退的就只剩NS的課了; 更何況,NS的課是我所有壓力的來源。

NS是所上的新老師,超有衝勁,超愛理論。他的課每一個禮拜都要交response paper,還加上期中報告與期末報告。這學期一共13週,其中有8週是上社會理論,五週是上case。NS對於帶研究生的討論課,似乎有一點生疏。經常的情況是,他問一個問題,全班不是迷惑地看著他,就是低頭看著自己的腳趾甲,假裝沒聽到。我發了什麼瘋,上這個課幹嘛?

沒辦法,我覺得我要理論。沒有好理論,問不出好問題,這是我在寫碩士論文的時候學到的功課。

好吧,到底要不要把NS的課退掉呢…? 我所上同年的學生,對於我這個問題,口徑倒是一致:退掉。我們這一群新生12個人,其中有9個人作人文地理。這九個人裡面,只有我一個不是美國人。我們這些搞人文地理的,有人只修兩個課,有人雖然修三個課,但故意修一門大學部的。

他們對於我這一個英文不是母語的台灣小鬼,居然修了三個研究所的課,似乎相當的不能理解。這幾個禮拜每一次遇到這一群朋友,被問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把課退掉了沒? 我也挺變態的,很喜歡被他們問這個問題,因為這個問題似乎表示他們還滿關心我的挫折的; 嘿! 地理系就是比其他的系更有人情味。

好吧,結果是我沒有把課退掉。我現在想起來,原因大概是,我很不能夠接受自己放棄認輸吧。

很爛的理由,但是事情就是這樣了。我沒退掉課,還逼著自己過正常的生活,每週打一次桌球,跑一次3000公尺加作重量,有的時候和那一堆天書賭氣還加打一場羽球。像個超人一樣,五週過去了。

第五週,沒有什麼新鮮事,七分的挫折感加三分的成就感,上課還是常講一堆蠢話,加州陽光還是像個白痴一樣每天把舊金山灣照成一片金黃色。

第五週,念了我的第一本英文的Foucault。情緒淡淡的,但是,好像有那麼一點漸漸踏實的感覺。

廣告
4 則迴響 leave one →
  1. 10/09/2005 12:03 上午

    “要不然痞子揚原本號稱要在這個部落格放筆記的,結果一篇也沒有"

    對啊,文章總算出現了。ㄟ 那個大頭萱或是誰,該催催邑寶寶出文了吧。

    上個禮拜我也看到一根白頭髮,剛剛去找已經找不到,可能是自己掉了吧….

  2. 10/09/2005 10:37 上午

    「老闆」終於又開始講話了…
    那個邑寶寶喔,現在也是每週趕reading趕得昏天暗地,
    哇哇叫說著cultural geography怎麼都很愛談女性主義…
    不過他也是有在講說要寫寫東西了…
    (碎碎念:他跟大頭萱寫作風格真是天壤之別,連標題他也會想半天要下得巧妙…所以,只能先請痞子揚撐一下)

  3. yujen permalink
    11/15/2005 7:01 上午

    I am a post graduate student in England, also frustrated by the courses I am taking, one of which called Literary Philosophy requires a 5000 words of essay, due in December. The topic I am choosing is Foucault. I have a hard time of it. I completely understand your situation of finishing one book for a week time. Would like to share more with you about the study of Foucault. Mail me!

    Yujen

  4. 痞子揚平靜等待灣區的第一個冬天 permalink
    11/15/2005 8:00 上午

    Yujen,

    Foucault是不太好念,但是看懂了以後,就會覺得想武俠小說一般的好看。最近由於要寫期末報告的關係,又去買了他的 Birth of the Clinic,希望這本書能賦予我九鷹白骨爪一般的功力,寫出一篇曠世期末報告!!(哎,我知道,我在做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