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雞鴨狗狒張燈結綵迎接PY成為"客座專欄"長駐作家

07/11/2005

mosaic
關於文章數掛零的"客座專欄"

痞子揚在“雞鴨狗狒歡喜改板,重裝出發“一文裡曾經大聲的宣佈我們的部落格將新增"客座專欄",讓與邑寶寶和痞子揚熟識的,人文社會科學領域裡的各路好手技養難耐時發表專文。嘿…話講得很大聲,一個月過去了,怎麼一篇PO文都沒有?

其實,有意願發表文章的朋友並不少。過不了多久,雞鴨狗狒就會讓你知道有個披頭散髮搞人類學的蹲在花蓮某處研究劇場與豐年祭,還有個因為忘記安太歲而衰到不行規劃師開始定期跑"作月子中心"研究台北的哺乳空間,還有……


不過大家也知道的嘛,書念得越多的人越不敢輕易下筆,總是怕一個句子寫不好走在路上就被雷公劈死; 很少有人臉皮厚到向痞子揚一樣,明明什麼都不太確定,硬是給他發表一堆有的沒的文章,遇到真的不知道的東西還自我解嘲一翻呼籠過去; 這功力,不是每個人都有抵。反正,雞鴨狗狒真的有在慢慢的找尋研究主題有趣而本身又有意願發表文章的作者,只是大部分的朋友對於寫文章這件事情的自我期許甚高,因此要看文就還得等了。除此之外,痞子揚依然相信以"客座專欄"的名義將雞鴨狗狒牠的魔爪伸到地理學以外的範圍是有意義的一件事情,畢竟人文社會科學最令人目眩神迷之處往往落腳於學科與學科之間尚未被完整定義的邊境之地,雞鴨狗狒這個場域若能如馬賽克拼貼般自造一景,進而激起一些做研究的火花,也算功德一件,是吧。

然後關於PY這個人

一開始在搞雞鴨狗狒的時候,由於還不確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寫文章,並沒有昭告親朋好友這個部落格的存在。在雞鴨狗狒開張的前兩個星期內,唯一知道牠的人,就只有PY了。PY給雞鴨狗狒的第一個評語非常值得紀念; 她說: “誰會去看你的讀書筆記啦!?" 非常猛,非常的PY。

PY的評語讓痞子揚用力的對"雞鴨狗狒在公共領域裡的角色"這件事苦思了好一陣子。不過,痞子揚從小就是那種"你說我沒辦法做到,我就非要作成功給你瞧瞧"的那種人; 忍不住激,真的,你越激我,我就能越冷靜把戰場清理乾淨。

然後,痞子揚決定文章照PO,屁照放; 開站第三個禮拜,雞鴨狗狒人氣排名挺進樂多日誌學術類前二十名; 恩,真的有人在看雞鴨狗狒,感覺不錯。不過,老實說,痞子揚與PY的第一場鬥爭並沒有輸贏,理由是夏天放大假,痞子揚沒唸書,雞鴨狗狒的PO文少了讀書筆記的硬梆梆,人氣自然就來了。

不過,我們之間對於部落格的第二層鬥爭,PY可就輸得一敗塗地了。痞子揚是大約一年前開始密集接觸部落格的。那個時候我很喜歡看“家庭必備良藥: 萬金油"“酪梨壽司的紐約日記"這種打嘴泡打得很兇的部落格,每次都看得笑到趴在地板上打滾打好幾圈不能自己。但是PY就不一樣了; 她每次看到我讀部落格時的呆樣,就會用那種"你怎麼那麼幼稚,老娘可沒空跟你們這些長不大的人瞎攪和"的表情回敬我。一直到我開始搞了雞鴨狗狒,都還覺得PY應該對部落格這種東西興趣缺缺吧。沒想到,幾個禮拜前,PY突然在越洋電話裡很小聲的問: “ㄟ,我可不可以用雞鴨狗狒發表一些東西呀?" 哇哈! 恭喜PY近淤泥而越染越黑囉!

不過,如果痞子揚只是因為和PY的特殊交情就讓她在雞鴨狗狒撒野,那對這個blog未免也太兒戲了。PY之所已被邀請來寫客座,是因為她研究主題的獨特性以及她對於歷史研究爐火純青的功力。

PY是耶魯大學歷史系博士候選人,研究的對象是近代早期歐洲天主教修會裡的修女。做為一個在台灣土生土長的人,這樣的研究主題極大化了其自身對身分認同的操弄。譬如說,台灣很多研究生就不太能理解,台灣人做歷史,怎麼不搞台灣史呢? 美國人也會好奇,一個說中文的亞洲人,怎麼跑來用英文撰寫以法文史料為主的研究勒? 教徒會問,你一個非教徒,怎麼會去研究教會呢? 至於在歐洲檔案館裡的人,當看到一個黃皮膚黑頭髮的小女生在館裡翻箱倒櫃,就會更疑惑,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就是這樣,每個人都會跑去問PY到底是怎麼了,因為她的所作所為是如此的撩撥著學院裡那些被視為理所當然卻從不言明的規矩,你說,她夠不夠怪?

並不是夠怪就可以在雞鴨狗狒撒野,否則我應該邀請柯賜海或許純美。另一個邀請PY來雞鴨狗狒客座的原因是,她做研究寫論文這麼多年,有太多有趣好玩的事,甚至是做研究的撇步,可以拿來和各位好朋友分享。我不想花太多篇幅談PY做起研究來是如何的六親不認,以致於成為常駐耶魯大學總圖的幽魂; 我也不應該告訴你,她工作狂嚴重的程度到,博士資格考口試完隔天,兩個眼球都還因為開機過久而哀號,她又抱著一整疊學生的考卷坐在學校大廳裡批改。這些淒厲的,溫暖的,冷峻的,詼諧的研究生故事,都要她親口說出來,你才能了解二十一世紀的台灣人在美國做歷史研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痞子揚手賤,又寫太多。總之,拍拍手歡迎PY客座雞鴨狗狒,在這個以地理/規劃/環境與都市研究為主題的部落格,鑲上第一片異色的馬賽克。

(p.s PY將會以pingyuanwang的id發表文章,已識區別)

廣告
2 則迴響 leave one →
  1. 07/12/2005 3:48 上午

    痞子揚真是夠狠,我剛剛從北萊茵河流域度週末回來就看到這殺氣騰騰的文章,這板主真是逼死人不償命…..好啦,文章很快就會出來了。

  2. 遠遠的痛 permalink
    07/12/2005 9:16 上午

    推總是怕一個句子寫不好就在路上被雷公劈死….

    期待PY的大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