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關於古地圖的二三事(上) (by 痞子揚)

06/26/2005
roses2

小王子在第六個星球遇見一個地理學家。地理學家終日坐在書桌前、足不出戶。他在書房接見探險家,把探險家所說的旅行經歷記錄下來。他要小王子描述他所居住的星球給他聽。小王子說:「我住的地方不太有趣。有三座火山:兩座活火山,一座死火山。不過我還有一朵花。」說到花朵,小王子就不禁興奮起來。然而地理學家說:「我們不記錄花朵。」小王子問:「為什麼?花是我們星球上最美麗的東西。」地理學家答:「我們不記錄花朵,因為它們朝生暮死。山不會移動,海水不會枯乾。我們只記錄這些永恆的東西。」結果在地理學家所繪製的地圖上,我們看不到小王子最心愛的花朵。


前言
其實真的不太記得一開始為什麼想要搞一個"雞鴨狗狒古地圖線上資源連結“這個東西了. 反正大概就是有一天午覺起來,突然想到最近大家每天都去7-Eleven花七十七元換一個Hello Kitty的造型磁鐵,然後就覺得好像也要蒐集一些東西,這樣比較跟得上潮流吧; 那蒐集什麼好勒? 地理學家當然是蒐集地圖嘛, 夠幼稚吧.

不過地理學界對於地圖這種東西的敵意是越來越深了.理由很多很複雜,但大體上和上面引用的小王子的前言所想要傳達的訊息很相近: 在空間裡對我們有意義的事與物往往被地圖所矇蔽遮掩,但地圖卻總是以客觀中立的姿態出現,我們看了地圖,往往以為這就是絕對的真實了. 好吧,如果地圖沒有辦法描述在空間裡那些朝生幕死,卻意義深刻的事物,那麼還搞什麼地圖呢? 又有學術深宮裡的大頭頭說,地圖的繪製在歷史上作為一種"帝國強權"與"布爾橋亞階級白種男人異性戀"(這真繞舌阿…)所專屬的活動, 其所再現的空間一而再,再而三地鞏固既有的權力結構,因此我們若把地圖視為主流壓迫非主流的工具,就並不為過. 反正,在類似的嗆聲之下,近幾年地理學界對於那些以製圖為主的研究總是盡其冷嘲熱諷之能事, 甚至有人開始提倡要重塑一個"Geography without Maps." 此外,關於地圖的解構與批判多多少少也影響了規劃界;例如,我們究竟應不應該/能不能/如何依靠GIS來解決空間的問題,就正在很多規劃設計學院裡沸沸揚揚地爭論著.

在有意識到這些討論的情形下,痞子揚搞了一個"雞鴨狗狒古地圖線上資源連結,"試圖以資源分享的型式接近地圖影像及其繪製. 想要作這種有點違反潮流的事,理由很簡單: 既然地圖無可避免是主觀的, 是扭曲事實的,那麼藉由古地圖去重新看見隱身在圖後的作者,以及這些影像所試圖遮蔽的真相,就變成一件既有趣又有意義的事,因為這些地圖的背後我們將會對地理學的典範轉移有更具體的了解.

台博館的台灣古地圖

tw2

關於想要搞一個雞鴨狗狒古地圖資源連結這件事,一開始完全沒有想讓邑寶寶知道. 比較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如果我們兩個部落格主人作什麼事都要事先協調告知的話,那麼雞鴨狗狒就會太口徑一致,失去了那種混雜,片段,矛盾,卻無拘無束的自由氛圍; 而如果要給一個比較實際的理由,那就是一個字: 懶.但是萬萬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我的私密計畫才開始第二天,就接到邑寶寶的電話,問我有沒有興趣去看為台灣博物館重新開館所舉辦的地圖台灣特展.乖乖…,我們兩個什麼時候開始麻吉到可以心意相通了?

跟痞子揚比較熟的人大概會知道,我一直很喜歡"the idea of visiting a museum," 但很少真正的愛上逛博物館的經驗.通常逛博物館的時候,到了第20分鐘我就要開始找飲水機,到了第三十分鐘我就想上廁所,40分鐘的時候開始跟大屁股的媽媽與禿頭的阿公搶板凳坐,然後50分鐘的時候就出現在禮品部買精美紀念品了. 反正我這個人很愛去博物館閒逛,但是每一次都逛得超沒耐心,很矛盾就是了. 不過,這一次受到邑寶寶詢問,我倒是答應得很快沒掙扎,原因是邑寶寶有一個好友是策展人員之一,而這位朋友很阿撒力的願意當我們的解說員,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當然要好好把握囉.

姑且稱邑寶寶的好友作文哥好了(不,最近掛點的那個黑道老翁是"蚊哥").於是禮拜天下午3:00,我們三個人,再加上痞子揚在南部當兵時的麻吉好朋友雄哥,在擺脫了兩個很擾人的街訪人員之後,浩浩蕩蕩的進入台灣博物館. 台博館這棟在新公園邊緣的建築得交代一下: 它一開始是日本總督住的房子,後來在台灣博覽會的時候成為眾多展場的其中一棟; 國民黨來台灣以後改為省立博物館,921大地震的時候結構遭到破壞,於是關門整修,一直到今年才以台灣博物館的名稱重新開館.不過,在閉門整修的這段時間裡,這棟建築並沒有在台灣人的記憶裡退去,在兩年前左右開播的公視大戲"孽子"裡面,這棟建築就反覆以那孤傲的的姿態出現,成為戲裡最重要的彩虹地標.

痞子揚在整理"雞鴨狗狒古地圖線上資源連結"的時候,曾經相當的失望,原因是網路上幾乎找不到清晰的台灣古地圖影像,就算有,也是小貓兩三隻,非常的不過癮;不像美國或歐洲的某些國家,古地圖的影像早已被建成完整的線上資料庫,不管是搜尋或是檢閱都非常方便快速. 在這個非常挫折的找尋過程當中,曾一度闖進中研院建構的網站: 台灣歷史資源網: 古地圖與舊地名 , 不點進去還好,一進去發現連一張圖都沒有,忍不住一陣咒罵: 納稅人的錢就給你搞這種空有名字沒有圖的網站啊?! 不過好加在,痞子揚很鱉三,咒罵只侷限在自己的房間,並沒有在台博館發作,因為後來發現文哥居然是中研院那個古地圖與舊地名計畫的一份子,而文哥那種對史料認真與執著的程度,讓我相信經過短暫等待後所看到的東西必然會是最好的.

tw1

台博館這次古地圖展覽內容相當豐富,時間大致涵蓋了十六世紀至二十世紀初期,有分別由西方人,中國人,日本人所繪製的各種地圖.有的地圖範圍很廣,例如總長將近五公尺的康熙台灣輿圖,也有小範圍的城市地圖(大部分是日本時期的台北). 帶著我們看圖的文哥,已經參與這個古地圖展的計畫約兩年了,我猜這個過程對他來講應該是很深刻的,因為每一附圖都好像是他的寶貝一樣,講著講著眼睛都亮了.從文哥忘我的解圖過程裡,我大概可以歸納出三個古地圖歷史研究的面向.第一是古地圖紀錄了土地環境的變遷,以及這些變遷對社會生活的影響. 譬如說,在那幅陣館之寶康熙台灣輿圖裡,可以看到台南安平地區過去還是一個海港的模樣;有趣的是,在那幅圖裡,畫了一個阿伯駕著一台牛車在海裡走來走去,我們因此可以推測,在康熙那個年代安平港就已經開始淤積了,而居民很快的就把淤積的土地拿來從事農業活動. 第二,我們可以從古地圖裡看出繪圖者對於被注視的對象的看法. 譬如說,我們會看到在清代繪製的地圖裡,原住民族常常被畫成身材矮小,頭上綁了小孩子的髮髻,畏縮駝背而衣不畢體的模樣;這種把原住民與孩童形象相連結的畫法,顯示出漢民族認為原住民族很幼稚,不文明,又難以教化. 第三是屬於比較技術性的面向,是關於舊地名的考察. 大家都知道地名是會隨時間改變的(e.g. 介壽路改為凱達格蘭大道),有很多人會去探索地名變遷背後的社會意義,但比較少在談的的是不同地名所帶來的研究上的困擾與誤解; 假如有兩個地方有相同的地名,那麼以這個地名為主題的歷史,到底是在講誰? (琉球,到底是現在的台灣還是琉球?漢帶的琉球和宋代的琉球是同一個地方嗎?) 而如果有了地圖和文獻相互對照,類似的誤解就會比較容易去解決.

地圖台灣這個特展在台博館佔了三層樓,但是由於文哥知道的有趣故事實在是太多,我們花了兩個小時才看了第一層樓; 還好台博館沒有在賣雞排飯,不然我們大概會吃個便當繼續吧. 其實見識到文哥對於台灣古地圖的功力如此深厚,實在是有點慚愧. 我想到自己都要去讀博士班了,還是沒有一個主題是我專精到可以拿出來講兩個小時的.我這個人看到什麼都覺得有趣,東玩玩,西玩玩,搞到最後都是半調子. 而且更奇特的是,文哥這個人的求學歷程峰迴路轉; 他本來是在高職學冷氣和電冰箱的,插大以後唸了英文系,大二的時候本土意識萌芽,把電吉他和搖滾CD丟了開始作本土研究至今.我想所謂的臥虎藏龍,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未完待續)

廣告
13 則迴響 leave one →
  1. 牛罵頭 permalink
    06/26/2005 12:04 上午

    文哥,聽起來似還不錯, 倒是對真正的蚊哥倒要說一下,其實在大學時,透過同學的介紹與閱讀他的報導,對蚊哥很崇拜和神往,想像著這個黑道教父的派頭

    小王子的故事真是棒,也許地圖可正確的紀錄測繪出山海,經緯線,但透過小王子我們知道了地圖要紀錄的其實是"人心",在我看來那應該是一種人文精神,一種人類選擇雕塑後的"美感",其實在東西古地圖中我們長可看到這種"人心"的紀錄,去發覺"人心的可愛之處",這是我去看古地圖時,想要能致力達成的目標吧!

    其實台灣這幾年古地圖開始熱了起來,原因是前年故宮辦的展覽,加上台南現計畫成立一家台灣歷史博物館,目前正大量收購東西方關於台灣與亞洲的古地圖,使得地圖愈吵愈熱,似乎煞有介事一般。但事實上台灣古地圖的研究,相較歐美學界,可說是貧乏的可以;不過如果不要談學術,透過媒體、博物館、收藏家、政治人物(李慶安居首功囉)的炒作推廣下,這應該也是個好現象。而這次台博館的地圖展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所產生,頂司有交代,下面的人只好焦頭爛額的趕鴨子上轎了。其實並非籌畫二年,而是才花了五個多月時間的突然決策。不過,當然地圖展也需要考慮到”政治正確”、”民族自尊心”甚至”亞洲主體”、”媒體的後續報導”等等,所以如果細心去看我們內容的呈現,大致可看到些斧鑿痕跡。畢竟展覽不同於學術研究,很多歷史詮釋的東西,都要謹慎一點囉。

  2. 06/26/2005 10:36 上午

    Critical Cartography 和 GIS and Society 的東西啊, 可是我的專業了, 有興趣可以寄個書單給你。

    早兩天在我那邊寫了些中國地理信息與社會的東西, 歡迎過來看看喔

  3. 06/26/2005 10:57 下午

    痞子揚

    不知道這個對你蒐集地圖有沒有幫助,是邑寶寶的妹妹跟我說的:
    http://academic.reed.edu/formosa/gallery/Map_pages/map_index.html

    最近奔波到想隱居,不過也快要去蹲點了
    蹲點前希望能終結我的電子報
    也才能開始醞釀出手胡言亂語
    (我是真的會胡言亂語,你小心點)

  4. 痞子揚 permalink
    06/27/2005 9:23 上午

    牛罵頭,
    去台博館看地圖台灣的時候,大概因為是第一次看到那麼多台灣古地圖,就沒有想那麼多.我想你講的滿有道理的,博物館空間必定是政治的,我現在開始好奇那些沒有被展出來的地圖是長各啥模樣了.
    不過,就像你講的,有這各特展畢竟還是好事一樁.就從一個單一的面向來講,古地圖影像要比歷史文獻更容易吸引一般大眾的注意;如果這些影像能引誘更多人對歷史的興趣,那就是一種成功了.

    阿啟,
    講認真的,我很喜歡你寫的那幾篇關於地圖的文章.文章短短的,卻教了我很多.尤其是最近那一篇看圖說故事的前三張圖,實在是太聰明了!!至於地圖作為一種知識的形式可以用來改變中國社會這件事,我就不太確定了;我在想goole提供的衛星影像有這麼大的威力,過一陣子大概就會被中國政府禁了吧(還是已經禁了?).就我所知道的,我現在用的這各部落格平台"樂多日誌"在中國就是看不到的,因為網址裡面有"yam"這個字.所以我的很多中國好朋友就看不到雞鴨狗狒啦…
    還有阿,我對你提的那個書單很有興趣,你可以寄到我的信箱嗎? hippieyang@yahoo.com.tw. 感恩啦!!

    大頭萱,
    關於那個網站,我只能說: 傑克,這實在是太神奇啦!!真的非常謝謝,我會把它加進連結的!!
    還有,關於蹲點這件事情,有兩件事想說.1)你要有心理準備,我很愛湊熱鬧,我要去找你玩啦(當然,你可以蹲你的,我自己玩…). 2)期待你的客座專欄,在你還沒寫出來之前,就繼續一直蹲著,我不會讓你站起來抵…

    [痞子揚近況特報]:
    跟隨我將近四年的筆記型電腦Acer Travelmate 321昨天壽終正寢了.痞子揚在哀痛之餘想要跟大家說,本來還要接下去寫"關於古地圖的二三事"下集,現在情況是,再還沒搞到一台新電腦之前,得暫時停筆了.這種文章寫了一半不能繼續的感覺滿糟糕的,好像吃東西進了喉嚨又要吐出來一樣…
    又,忍不住想說:昨天發現了一個很棒的海灘,在宜蘭縣北邊的屋石港.海灘地域遼闊,沙質細緻,面對龜山島,美極了.我是去那裡玩衝浪的;那裡的浪也是一流抵…不過愛跑海邊的後果是,又曬傷啦.我現在整個人紅通通的像著火一般,努力用蘆薈養傷中…

  5. 牛罵頭 permalink
    06/27/2005 11:04 上午

    挑圖與故事架構的互相搭配,當時也不是說何者為先,何者為後,不過基本上是有個基本展示構想,再依照文物的性質來搭配調動,至於文物選擇與排除的過程,主要是考慮是否有有趣的故事可向大眾來呈現與敘述,透過許多故事來串聯起整個歷史詮釋及歷史教育(推廣教育畢竟也是博物館須背負的重要功能與業務),其實要不要選,我覺得也並不全是詮釋之便,因為反正研究者總可唬濫鬼扯的自圓其說

  6. 06/28/2005 12:38 上午

    I can testify, this is true.

    “通常逛博物館的時候,到了第20分鐘我就要開始找飲水機,到了第三十分鐘我就想上廁所,40分鐘的時候開始跟大屁股的媽媽與禿頭的阿公搶板凳坐,然後50分鐘的時候就出現在禮品部買精美紀念品了. 反正我這個人很愛去博物館閒逛,但是每一次都逛得超沒耐心"

    No wonder you never want to come to north-western Europe where my first stops are always museums and cathedrals…
    (Looks like I am here to screw things up…)

  7. 痞子揚 permalink
    06/28/2005 10:29 上午

    牛罵頭大哥,
    最後那一句話,講到心坎裡去是也…

    PY,
    你潛水潛了那麼久總算出聲了.不過我想你的評論有誤導之嫌.你去歐洲的第一站並不是博物館好嗎…是檔.案.館.ㄟ.檔案館的電腦通常並沒有加灌C.S或是世紀帝國,不符合我的水準…

  8. 牛罵頭 permalink
    06/28/2005 2:50 下午

    中研院建構的台灣歷史文化地圖,主要是把17到20世紀的台灣相關主題圖上的各種資訊,轉譯到現代地圖上,雖然地圖尚不夠完備,基本上仍有參考價值,我猜你可能是沒點選到裡面的主題圖檢索功能,因為他們的成果都放在裡面
    http://thcts.ascc.net/

    另外,澄清一下,我沒有參與中研院此一計畫,不知你怎會有此美麗的誤認

  9. 痞子揚 permalink
    06/28/2005 11:23 下午

    厚…原來你不是那個計畫裡面的. 我想故事是這樣子的: 邑寶寶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去看地圖台灣,講著講著就說到古地圖的事.我就開始抱怨中研院有一個莫名其妙的網站叫做"古地圖與舊地名"(不是"台灣歷史文化地圖"),裡面只有字,沒有圖.邑寶寶就說牛罵頭就是在搞古地圖的計畫阿!!我想我聽到這句話就過度詮釋了吧.哎呀…反正都誤會了…你就請我吃個飯將誤會一笑解千仇吧.(好像有點牽強…)

    至於那個"台灣歷史文化地圖"我之前也有逛進去過.你說的沒錯,我沒有點到主地圖裡面(實在有點不了解,為什麼他們要把最重要的東西放在不是很明顯的子項目裡面…).我發現裡面真的有很多不錯的圖ㄟ,我想這個網站很有用的地方是地名和地理位置的歷史比較.不過,有點可惜的是圖檔解析度不是很好,又不能zoom in. 我會把這個網站加到list裡面的;多謝牛罵頭大哥囉!!

  10. 牛罵頭 permalink
    07/01/2005 10:51 下午

    要吃飯,當然好啊,我是標準的飯桶,
    人家是"無米樂",我卻是"無米不樂"

    題外話:剛剛看到個新聞:伍佰、陳昇,分別獲頒最台客台客獎、最外星台客獎
    哭夭咧,曾幾何時我大學時代的才子歌手陳昇,藍調搖滾客伍佰現在是所謂台客的代名詞了,到現在還是喜歡聽,唱他們二人的歌,那看來我也應該是現在年輕人口中的台客一族了,實在很好奇,台客這辭從何而起?

  11. 痞子揚在彰化 permalink
    07/02/2005 12:37 上午

    牛罵頭不要激動,我也是超愛陳昇與伍佰;我是不會講臺語的台客.

  12. outthere permalink
    07/05/2005 5:16 下午

    兩位版主、牛罵頭、Kai等朋友:

    首先先恭喜兩位張羅了這個有趣的所在!
    我是中研院「台灣歷史文化地圖」工作人員之一,謝謝你們的捧場蒞臨。也因為參與這個工作的關係,讓我粗淺地接觸到GIS,對Kai的「本行」–GIS對社會或人文社會學科的implication,同樣也感到興趣,希望將來能有進一步的交流。

    outthere

  13. 痞子揚勇登奇幻合歡北峰 permalink
    07/07/2005 12:47 上午

    親愛的Outthere,

    非常歡迎你來到雞鴨狗狒喲!!我自己很喜歡玩ArcMap, ArcView,但是對於地圖與地圖製作的社會分析的了解就不是很深了,因此對於這一篇關於地圖的文章能得到回響,可以說是又驚又喜.我相信在中研院工作的outthere一定也對地圖的研究有自己獨特的視野,希望你可以常來雞鴨狗狒與我們分享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