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部落流水帳 (下)

06/08/2005

s4
副所長與他的老婆

太陽下山以後,目光可及的廣大山區裡,唯一的光源就只剩下我們的營火和滿天的星星. 畢業班的小朋友不耐久坐,早已四散各地去看找屬於他們那個年齡的樂子,營火旁就只剩下村里的大人圍著一圈喝酒唱歌.

大約是九點半的時候吧,離營火大約三十公尺遠的漆黑營地某處突然傳出一陣淒厲的哀嚎.大夥被嚇了一跳,趕緊往聲音的方向跑去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微弱的手電筒燈光下,一個女人雙手抱頭蹲坐在地上,一直喊著: “誰能帶我下山去醫院?我不要我老公載!! 誰能帶我下山去醫院?我不要我老公載!! 誰能帶我下山去醫院?我不要我老公載!!……" 在醫院裡擔任護理工作的F很機伶的把手電筒光源往那雙手抱頭的地方集中.滿手都是鮮血.


這個傷者是林區派出所副所長的老婆,不久前還很high的和大家在營火旁唱歌胡鬧. 據說事情是, 剛剛副所長有事情要找他老婆,但是他老婆和旁邊的一個男性老師唱歌唱得正起勁,就沒有理會副所長. 副所長喝了酒,情緒一來,就把他老婆拖離會場,在一旁暗處把人揍了一頓.在這個過程中,人跌倒在地,頭碰到了石塊.

由於這個突如期來的家暴事件,營火旁的活動嘎然而止. 大家都為了要怎麼處裡善後傷透腦筋. 首先,不能叫救護車上山載人,要不然整個成長營的活動就會曝光, 校長主任與派出所人員就會被懲戒. 第二,不能讓副所長把人送下山,以免再次發生暴力事件. 第三,當時幾乎每個人都喝了酒,下山的路又有部分路基流失,因此很危險. 就這樣,情況一片混亂. 傷者還是拼命的喊叫,副所長一直放話今夜就要和這個女人離婚,大人七嘴八舌沒個決定,小朋友面無表情地在一邊旁觀. 到了最後,由畢業班的老師開車送傷者下山,臨走前還特別被交代說是那個女人走路自己跌倒的. 副所長酒氣沖天氣呼呼地,不顧眾人反對開了自己的車緊跟在後.為了避免不大清醒的副所長出事,又一個老師開車殿後. 事情至此大概告一個段落,大家也沒心情繼續玩下去了,營火前你瞪我我瞪你,一片尷尬.

K後來很八卦的跟我說,他們夫妻倆之間的問題早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他們兩人已經結婚很多年,但是一直沒有小孩.後來去醫院坐檢查,才發現是男方的問題. 他們後來雖然領養了鄰居的小孩,但是副所長還是一直很在意作為一個大男人卻無法生育這件事情,因此悶悶不樂.他們兩個人之間也就因此爭吵不斷. K說這是別人的家務事,還是不要去管得好.更何況酒醉後家暴這種事情經常發生,小孩子也都習慣了.因此,不要去過問參與是比較好的方式. 這也難怪,剛剛事情發生的時候,其實有很多人坐在原本的地方動都不動,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

作為一個外人中的外人,貓都不認識幾隻,自然是不可能去插手這件事.但是我在想,家暴這種事情,無論發生在哪裡,都不能算是家務事吧.更何況,如果酒後家暴在社區裡是普遍的現象,那就更不應該在私領域裡解決才是. 這次這個意外發生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利益關係牽扯到夫妻以外的人,那個傷者的權益是被撤徹底底的犧牲了(不能坐救護車,無法及時下山,不能說被打,在哪裡,為什麼).那以後呢? 一個外人遇到這種事又該做些什麼?

夜間的戰果與炫麗的日出雲海

在意外發生之前,大夥圍營唱歌的時候,曾經聽到槍響.那個時候大家就在七嘴八舌地猜測大概是去打獵的人找到獵物啦! 夜間狩獵隊大概是在八點左右,在沒有什麼人知道的情況下出發的. 人員包括了學校主任C,他堂哥,還有兩個畢業班的小朋友. 大約晚上10:30的時候,狩獵的人回到了營區,那兩個小朋友一人一隻山羌揹在背上很神氣地走近營地. 山羌的脖子已經被割了一個口,這樣一來他們在下山的途中血就差不多都放光了; 山羌的血流了兩個小朋友滿背都是,活像兩個戰勝的獵人. C說他們接到了手機知道營地裡發生事情後,就提早回來了; 當部落裡發生任何不好的事的時候,打獵一定要停止. C又說假如沒有發生意外,他們的收穫一定會更豐盛的. 又有人說既然發生了事情,明天早上探獵徑的行程還是取消比較好,以免對神靈不敬.

這天晚上真的發生了不少事情,我也因此莫名其妙地進入了一個很陌生又獨特的社群. 到了晚上快12點的時候,只有少數的人還在營火旁用我聽不懂得話在聊天,我突然之間覺得很累很睏,就和K先去休息. 這天晚上睡在K的CRV上,才不到五分鐘就昏睡了.

s5
第二天早上4:20,天還沒亮就被挖起床; 小朋友們吵著要去看日出. K問我想不想去;我知道他問我的原因是他懶得去,要不然他會直接逼我穿衣服.我想了一下,反正獵徑也去不成了,就去看看日出好了.然後我們就拿著手電筒出發.

照地圖上的標示,看日出的平台距離營地才1.3公里,應該不會很遠.沒想到真的走起來卻是一條不歸路. 那條路大概是很少人在走的關係,因此雜草叢生,根本就看不到路.而且整條路非常的陡,才走10分鐘我就快要抓狂了. 山裡長大的小朋友就是不一樣,由於他們怕錯過日出,爬山就像用飛的一樣,我怎麼跟都跟不上,心裡一陣咒罵,然後突然體認到平常去健身房是沒什麼用的. 我拖著一身肥油,花了大約半小時和半條命才到達看日出的地方.運氣很好,太陽還沒出來,而日出前的山景真的是美極了. 太陽大概在5:17從雲海裡跳出來.有小朋友開著玩笑說,只有他們這些早起看到日出的人能拿到畢業證書.其他的人, 包括爬到一半放棄的老師,都必須留級.

後記

回台北前在K任教的國小待了幾個小時,一會兒和四年級的小鬼吃飯哈啦,一下子和辦公室其他老師話家常. 現在的國小設備都很先進,甚至偏遠如S部落,都配用液晶螢幕,衛星電話,寬頻網路,雷射多功能印表機等等. 離開之前,在老師辦公室裡閒晃,突然發現某一張辦公桌下面躺了一隻山羌,又被嚇了一跳. 學校主任C說那隻山羌是要給校長的. 我突然感覺山羌這種東西在部落裡就像鳳梨酥,牛舌餅, 麻吉之類的食物, 明明就到處都是不稀奇,但是收到禮物的人還是會很開心. 就這樣,那一隻曾在山林裡跳舞的山羌, 在一個配有液晶螢幕,高速網路,高階雷射投影機的辦公室裡,安靜地躺著.

廣告
8 則迴響 leave one →
  1. Kai permalink
    06/13/2005 12:59 上午

    村中的其他設施好嗎? 想起到過廣東山區的, 到過一個「配有液晶螢幕,高速網路,高階雷射投影機」的小學, 化了好幾十萬人民幣, 村裡卻連自來水也沒有。

  2. 痞子揚 permalink
    06/13/2005 9:52 下午

    村里基本的設施都還有,只是比較簡單,沒有大城市裡完備.

    我想阿啟想點出來的是很普遍的城鄉矛盾吧.政府都認為自己很照顧偏遠村落了(你看,我連液晶螢幕都配給你了喲,你還要怎樣?),但村民總是覺得自己是被主流遺忘的一群(怎麼連自來水都沒有).

    在我比較熟悉的S部落裡,這種矛盾也是存在的.例如,政府之前想將附近山區劃作國家公園,但是部落卻認為這種模式下所發展的觀光只會圖利外來的大財團,對部落發展並沒有幫助.

    有的時候這種問題滿無解的…每一個個案大概都可以寫一本論文了吧

  3. Kai permalink
    06/14/2005 12:34 下午

    國家公園嘛, 早三年到過貴州山區的一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也有保育和生計的矛盾, 所以興起了 PRA (參與式發展) 。好像在貴州草海搞得不錯, 在我去的習水縣就不知道了。近年來有不少文獻談及參與式發展的問題。

    喂, 這麼多地理人, 真好。去年和 shiloh 想在 aag 搞個 alternative china geography 的 session, 搞不成。或者明年……

  4. 痞子揚 permalink
    06/14/2005 11:28 下午

    我在"Resource Use Practice"這篇裡面有一本書就是整本在談參與式發展的議題,有興趣的話可以作參考:

    Agrawal, Arun and Clark C. Gibson eds. Communities and the Environment: Ethnicity, Gender and the State in Community-Based Conservation.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2001.

    又,實在有點好奇,阿啟最近作的研究是哪一方面的啊? 可以簡單的分享一下嗎?

  5. 06/14/2005 11:53 下午

    這兒又有一本:

    Cooke B and Kothari U, eds, 2001, Participation: The New Tyranny?, Zed Books.

    我嘛… 我讀過一個國際發展的碩士, 去過非洲兩次, 卻又寫了個 GIS 的程式當論文。同時又在一間氣象預測研究所工作過。早兩年做的美國歷史地理的工作, 最近又開始搞唐人街研究。

    博士論文的題目是研究地理信息科學與社會的關係, 尤其是中國城市發展論述和規劃信息化的關係。

    都是諗地理的, 怎會有單一個題目做死一世呢…..

  6. 痞子揚 permalink
    06/15/2005 8:19 下午

    對喔,曾被之前的人類學老師逼著看那本書 (Participation: The New Tyranny?)…ㄟ…書單裡漏掉了…

    看來阿啟在研究和實務兩方面的經驗都很豐富.那個唐人街研究是你自己做興趣的吧?跟博士論文的題目好像差很遠.你是在作紐約的唐人街嗎? 看你的網站,你好像也是一個紐約狂…

  7. 微笑台灣 permalink
    07/05/2005 3:33 下午

    您好:

    我們是天下知識網,想與您分享「微笑台灣,再見319鄉」的真實故事,
    也誠摯邀請您加入我們的行列,把您上山下海的美麗故事與我們分享。
    在山之巔,在海之濱,在鄉村、在田野,我們用雙腳,踏遍台灣每一寸土地,
    用真心發現每個鄉鎮的微笑,用我們的筆、我們的相機,
    點點滴滴記錄下台灣每一個鄉鎮最值得記憶的笑容與故事。

    在蘭嶼,我們發現了比地中海更加美麗的風景;
    在宜蘭,我們找到了噶瑪蘭原住民即將消失的樹屋建築;
    在花蓮,我們驚訝地發現一家古老的不得了的照相館,有一位老阿婆用著古老的相機為客人拍照。
    台北的深坑,居然隱藏著一座南歐風格的葡萄莊園;
    在台南的仁德,竟然有著全亞洲唯一的一座悼念猶太人被屠殺的紀念館。
    我們發現了全台灣最好吃的花生糖;
    我們看到了最古老的手工麵線製作過程;我們還吃到了大陸祖傳祕方的羊肉爐……。
    在屏東萬巒的咖啡館裡免費教孩子拉小提琴的年輕退役軍官。
    每天清晨五點在鹽埔媽祖廟口賣海鮮的可愛蜆仔嬸;
    在台北淡水河岸專心造船一輩子的老師傅;
    在嘉義太保創意十足的七年級紙黏土藝術家……。

    現在,我們希望能邀請你加入我們的行列,發現更多隱藏在台灣的幸福與感動。
    微笑台灣319鄉blog聯盟,邀請具有相同理念的夥伴一同參與,只要你願意在自己的blog分享下鄉旅行的心情故事,天下網站將免費幫你宣傳,把屬於你的美好故事告訴全世界。

    聯盟夥伴網誌特色要求
    1.願意分享旅行心情
    2.作者對網友的回應親切友善
    3.無發表不當言論與圖像
    4.網誌或網站版面乾淨清新

    聯盟夥伴只要做兩件事
    1.實地走訪鄉間,寫下你發現的感動故事或旅人筆記,並同意在天下網站露出你的blog網址。
    2.持續經營網站或網誌。

    ※天下知識網保留網誌聯盟審核權,網誌如有不當發言或圖像散佈,將取消聯盟合作。

    天下雜誌群股份有限公司
    網路部數為內容編輯 馬佳豪
    聯絡電話:(02)25092800#612
    email:cwadmin@cw.com.tw
    台北市南京東路二段139號11樓

  8. 痞子揚勇登奇幻合歡北峰 permalink
    07/07/2005 12:37 上午

    微笑台灣你好,

    痞子揚非常感謝你對雞鴨狗狒的內容有興趣.不過,雞鴨狗狒聊的內容主要是關於地理,規劃,與環境/都市研究;我個人雖然愛死了有如馬賽克拼圖般炫麗的台灣鄉鎮,但我並沒有意圖,也懷疑自己有能力定期的以此為主題發表文章.

    再者,雞鴨狗狒之所以以部落格的形式呈現,就是希望掙得一個獨立發聲的位置;既然想要獨立發聲,自然就不希望內容,文字,與圖像受到限制.講誠實點,痞子揚滿期待可以常常有一些’不當言論與圖像’出現在雞鴨狗狒裡面.譬如說,牛罵頭大哥就曾經在留言內容裡’靠夭’陳昇與五佰被媒體講成台客(在有意識到台客是個被污名化的用語之下);痞子揚覺得’靠夭’這個字在文本裡面既有深度又很傳神,我拍手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把他刪除呢?

    基於以上兩個理由,痞子揚覺得雞鴨狗狒並不適合與天下知識網聯盟.如果天下知識網有意推薦/連結雞鴨狗狒,我感到榮幸且歡迎;我想部落格的相互連結並沒有版權的問題,因此不需要徵得我們兩位主人的同意.我希望雞鴨狗狒可以到處被大家推薦,但是如果為了要被推薦而對內容/圖像/文字畫地自限,就違背了搞部落格的初衷了.

    再次謝謝微笑台灣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