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部落流水帳 (上)

06/07/2005

關於那個S部落和我

s1
離上一次造訪S部落,已經過了一年又兩個月.當時的我在寫一篇關於台灣國家公園的研究報告,因緣際會地來到S部落進行一個為期四天,但結果並不特別傑出的田野實查.那個時候覺得部落裡的人對我的友善裡帶著一種有戒心的客氣; 我想一方面可能是我並不容易很快和人打成一片,另一方面或許是因為村民和平地人交手的過程裡曾有過不少的挫折吧.報告寫完後,我並沒有再跟村里的人連絡(我想我是個有點糟糕的田野研究者), 在這種淡淡的關係下, S部落對我來講是有些模糊的. 這一年來有的時候會想,假如能有機會再上山去走走,在既有的關係下多認識一些人事物,應該會有不同的收穫吧.


S部落建在標高900公尺的半山腰.以當地的國小為中心,往上是上部落,國小下方稱為下部落,居民約300. S部落位於山谷, 山谷下方的溪由南向北流; 沿著山谷有五個和S村很相像的部落,彼此被省道串聯.這有著五個部落一線開展的山谷常常讓我想到義大利西北濱海區的Cinque Terre. Cinque Terre由七個背山面海小漁村所組成,被一條小鐵道沿著海岸線串起;兩者同樣被大山與惡水馴服著.不同的地方在於,在Cinque Terre有電氣公車載著觀光客在村落間來來回回,而S部落所在的這個山谷則是有絡繹不絕的運菜大卡車將新鮮蔬果送進平地.

上次來S部落時,曾經被那沿著溪谷而蔓延的蔬果耕地所震攝.那個時候是四月,正要採收農作物之前,那無限展延深淺不一的綠把地景弄得不太真實. S村裡唯一的一家雜貨店老闆娘曾跟我說,這些河邊的耕地是十幾年前才開始的,在此之前部落裡的人都是去森林裡種香菇. 種香菇必須利用林地裡橫倒的枯木挖空來種並且在現場立刻烘乾.他們那個時候一年裡有很多時間必須在林裡的香菇工寮裡度過.後來台灣開始進口日本和東南亞的香菇,再加上從中國走私近來的,香菇就變得毫無利潤可圖了. 香菇種不下去後開始改種高麗菜和水果,利潤也還可以.不過,河邊耕地大部分是水利局的; 佔用公地種菜就是得認命,因為假如溪水把農田毀了,政府農會可是不會理你的. 類似於這個圍繞著森林,河川,香菇,高麗菜,獵場,與部落的零零散散的故事後來被我寫近報告裡面;他們在我的報告裡被重新排列組合成為屬於我自己的山區地景.我一直沒有告訴部落裡的人我的報告寫了些什麼;我想如果他們知道了大概會嘲笑我所知道的膚淺吧.

一個月前,在MSN上遇到在台北長大,目前在S部落當小學老師的K.K告訴我他們國小要替畢業班舉辦成長營;村裡的大人和老師要帶小朋友去探獵徑,搭營. K問我有沒有興趣跟. 當然,為什麼不?我愛當跟屁蟲湊熱鬧.

自己人的玩法

.

s2
畢業班成長營的目的地是位於S村西南方四十公里,標高1880的一個林場,以及林場深處的湖泊. 林場的範圍非常廣大,裡頭有溫泉,森林步道,生態園區,神木林,高山湖. 進林場必須要購票,辦證,並且遵守林場裡阿理不搭的一堆規定. 這個林場其實名字滿大的,我六年前也曾經和農服的朋友來玩耍過. 不過跟著S部落裡的大人去就是有他神奇的地方. 由於林場裡派出所的正副所長,溫泉管理員,哨所人員都是S部落裡的人,所以跟著S村裡的人一起去就像逛自家的後院一樣,半毛錢都沒付.

我們一行人大約30個人,在下午三點半的時候從林場的派出所山莊出發前往扎營地. 我坐在車上的時候其實有點驚魂未定,因為之前在派出所休息的時候被很熱情的小朋友餵了一隻用發酵的小米醃的生溪魚. 真的,一條小指頭大的生魚,沒去骨,沒去鱗與鰭;一口吞下肚以後,想吐已經來不及了;我坐在車上就一直在想等一下晚上一定還會碰到更生猛的食物,不知道要怎麼才推的掉. 我們一行人挑下午三點半才出發是有原因的. 我們要在湖邊營地搭帳棚,砍柴生火,烤獵物;這些活動全部都是非法的,如果被一般遊客發現然後爆料,那麼帶頭的校長,主任,還有派出所的所長等一狗票人就要掛點了.

我們時間選得很對,一群人到達林場深處的湖邊時,遊客已經全部走光;整個山頭重新回歸部落的懷抱. 大夥開始勤快地進行各種非法的勾當. 有的搭營,有的去撿柴,有的生火,像我這種什麼都不太會的台北人,在不想被取笑得太兇的考量下,就只好拿罐台啤到處哈拉要煙來抽. 在這樣半玩樂半搭營的氣氛下一個小時過去了,然後突然間, 我發現營火旁躺了兩隻山羌.

K在行前就告訴過我,村裡的人已經在獵徑上放了陷阱; 也就是說陷阱抓到了什麼,我們就吃什麼. 看來我此行運氣超好,今夜的主食山羌是也,我不用再去流淚生吞溪魚啦!! 大夥決定一隻山羌用烤的,另一隻煮湯.這兩種處裡方法要運用不同的技巧.煮湯的要先架在營火上將毛燒掉,在燒毛的過程裡要隨時注意不要把肉燒焦.要烤的那一隻得先去皮;去皮的人先在山羌的肚子上劃一刀,然後順著脂肪的那一層將皮去掉.在S部落裡,處裡分食獵物這種事情只有長老能動手;一群老人圍在一起,手上熟練地操著山刀,口中夾雜著母語,日語,台語,國語替他們的小朋友處裡食物,這對我來講是相當奇特的景象.

我這個都市死小孩被處裡山羌的過程所迷住,情不自盡地手賤拿起相機來拍.沒想到才按下快門,校長就皺著眉頭來跟我說,相片自己留著就好,千萬不要上網. 後來又跟很多朋友聊天,才發現這是幾年前海洋大學學生山難事件的後遺症.幾年前,一群海大的學生到S部落附近的山裡尋找一個傳說中的高山湖;沒想到迷了路,斷了糧,身上的衣物又不夠,連生火取暖都搞不定,命在旦夕.就在危急的時候,S村里的年輕人正好上山打獵遇上了這群學生,於是村民就幫他們砍樹生火來取暖,還好心的把陷阱裡的獵物分給他們填肚子救命.沒想到,幾個禮拜後,這幾個大學生將整個過程的的照片上網爆料,正義凜然的說原住民破壞生態,在保護區裡打獵放陷阱,還砍樹生火,簡直壞事作盡,罪不可赦.這下子好了,媒體一窩瘋的的跑進村裡質疑村民的生態觀念不正確,弄得雞飛狗跳. 結果有好長一陣子附近幾個村里的人聽到有登山客迷路都不願意去救人,因為救了反而遭背叛,還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照片可以不上網, 但是山羌不可以不給他嚐一嚐. 山羌本身的肉就有一種味道,所以煮食的時候不太需要加調味料,用烤的山羌甚至只加鹽巴就成了絕世美味. 不過當我在享受美時的同時,又有熱情的小朋友來找我麻煩.原來在處理山羌內臟的過程裡,他們會特別把肝挑出來.山羌的肝長得像是葡萄蒟蒻, 被切成小片以後加鹽生吃. 在吃生肝時是用手直接拿,所以吃完以後手和嘴角都會留下血漬. 事情是有一個好心的小朋友看到我沒有去碰美味的生肝,就抓了一把要給我吃.厚~~我真的不敢吃生肝~~結果那個滿臉滿手都是血漬的小朋友就拿著內臟追著我跑,景象甚是恐怖.不過還好後來逃過一截…ㄟ…下次有心理準備再試吧.

s3
我過去曾經聽說原住民朋友只要有營火有小米酒,就可以唱歌從太陽下山一直唱到天明.我一直很想遇到這樣的場合,所以我當天晚上就決定一定要撐到聚會結束為止. 天暗了以後,大家就圍著營火或站或坐.我的朋友K彈著一手好吉他,理所當然地成了音樂串場人. 一開始是小六畢業生的感性告別,校長,老師,主任,家長都輪流出來講給畢業生一些立志加告別的話,畢業生也獻了兩三首的合唱. 不過畢業生的晚會並沒有持續很久,大概一個小時後,小朋友就散開去研究星座圖與夜間探險; 營火旁就只剩下大人了. 單純大人的場合,樂風匹變,從傷感的離歌轉變成多重唱,曲風各異的情歌.整各氣氛在K刻意的操弄下,越來越熱烈;當時我以為我總算可以體驗到原住民歡喜高歌到天明的場合了. (未完待續)

廣告
One Comment leave one →
  1. 06/15/2005 3:41 下午

    你好幸運…這樣子的經驗不是一般人能體驗到的ㄋㄟ…羨慕…
    另外介紹你一個BLOG…http://www.artravel.com.tw/…也很有趣…功能很強喔…極力推薦…希望能在那邊遇到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