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上海租界時期中產階級城郊宅地的社會生產–第一部分:摘要

06/02/2005

2005/6/1

上海租界時期中產階級城郊宅地的社會生產
The Social Production of Suburban Dwelling in Colonial Shanghai

郭奇正/ Kuo, Chi-Jeng (東海大學建築系副教授)

地理學報 第三十五期: 53-80 (2004)
Journal of Geographical Science (35) 53-80 (2004)

個人書目分類:

East Asia Urban Geography and History/ Settlements and Colonization

關鍵字:

社會生產 (Social Production), 國家干預 (State Intervention), 社會區辨 (Social Differentiation), 上海里弄住宅 (Alleyway Housing), 上海的租界時期 (Colonial Shanghai).


斜體字是原文直接引用
粗體字是我的摘要
底線是關鍵的概念

第一部分: 摘要

1. 研究提問 (research question)

在上海租界時期, (1)國家干預的都市發展, (2)社會群體的區辨, 與(3)集居形式的形成三者之間有什麼關係? (54)
In colonial Shanghai, how state intervention (state-led urban development?), social group differentiation, and the patterns of clustered residential development relate to each other? (53)

從pp.55-56有一連串的研究發問,不過這些發問似乎是用來架構論文,而不是主要的提問:
何以發生城郊的居住行為?何以在特定的城郊發生特定的居住類型?[城郊宅地作為一個被特定群體所認同的集居形式],這一種認同如何建構?在何種社會脈絡下,城郊聯繫上了中產階級的認同,促成了精英階層與中產階級在城郊宅地空間中安置其身?租界國家的力量如何中介其間,確保並再生產城郊的空間屬性?

2. 提問之重要性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question)

過往對於上海租界的住宅建築研究無法解釋為何城郊宅地會成為上海一種普遍的集居形式. (55)

我覺得這裡的warrant並不明確. 我了解了國家干預的都市發展,社會群體的區辨,與集居形式的形成三者間的關係以後,我就能了解為何城郊宅地會成為上海一種普遍的居住形式嗎?這兩者之間的關係需要理論作連結,但作者並沒有給理論 (或者說少了必要的文獻回顧). 

3. 文獻回顧 (literature review)

這篇論文沒有文獻回顧,很可惜

4. 研究方法與使用的資料 (methodology/sources)

(待補)

5. 結論與發現 (thesis)

[上海]城郊與內城區集居的宅地空間在形式上的差異,是租界成員社會分類需求的美學展現;同時,宅地與特定都市空間地區風格是在國家的干預下階級區辨與文化競逐的空間文化形式.城郊宅地不僅標幟上海租界集居形式的社會區辨,也在國家縱容的非正式部門棚戶擴張與國家干預下縉紳化了的城郊差異之間,透過片段化的城郊地景見證了資本主義城市發展中恆常存在的矛盾.(54)
The differential dwelling forms between the inner city and the suburbs reflected the esthetical representation for social grouping. And, as cultural spaces, suburban houses and actual milieu of some specific urban districts were a consequence of cultural competitions and social differentiation. Therefore, suburban housing manifested the great transformation of urban dwellings towards social distinction. Between some gentrifies districts and the shanty villages, both formed by state intervention and noninterference, the fragmented suburbs of Shanghai witnessed the constant contradiction of the capitalist society. (54)

最後這一句話是什麼意思?城郊宅地怎麼透過……地景見證了資本主義城市發展中恆常存在的矛盾?另外,我認為“資本主義”是特定的人(特別是念人文社會科學的人)為了描述某種現象所必須建構的概念,並不是對所有的人都有意義(很簡單,你去巷口找賣蚵仔麵線的阿婆,跟他說我們身處的地方是個資本主義城市,你看他會不會很感動). 因此我覺得用這個辭要很小心,很精準. 如果這篇論文是討論資本主義, 上海的租借地區, 與城郊宅第的集居形式三者之間的關係,那麼下這個結論可能是很有意義的.否則,任何事情都可以拿來見證資本主義城市發展中恆常存在的矛盾的. [我完全同意 “資本主義一直受到積累的飢渴所催逼, 在歷史的某一點上按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一個地景, 稍後必須將他摧毀, 以便為近一步的積累開路” (Harvey, 1986) (註一). 但是我很受不了的是任何的題目,任何的文章到了最後都開始哀嘆資本主義地景的無常,這到底是要怎樣? 論文的最後不是要擺結論嗎? 每個人的結論都是資本主義的矛盾與地景的無常,有的時候看得挺無奈的.]

註一:
Harvey, D. 1986. The Essential and Vernacular Landscape. Design Book Review (10): 13-17. (本質的與鄉土的地景, 張景森譯).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